mm.GIF (2461 bytes)

〈社會篇〉

當家執政不比在野

——幫阿扁總統說幾句話

釋昭慧

——刊於九十四年三月二日《自由時報》「自由廣場」

 也許總統的一句「自欺欺人」說得太過嚴重,也許「扁宋會」步驟與內容的分寸拿捏,不能盡如人意,甚至出現了獨派朋友難以釋懷的敗筆,但我還是相信:當家執政不比在野,總統確有難為之處!我也相信,總統推動和解的動機,是想要促使台灣族群和諧,兩岸關係解凍,目的還是為了讓台灣處境更好,讓人民更有安全保障。雖然這樣的動機,未必能達成預期的效果,但是依眼前情勢來看,完全不作任何嘗試,任令藍綠族群對立,兩岸關係緊繃,台灣處境是不會更好的。

  去年底立委選舉時,我遇到許多原本在總統大選時,支持阿扁總統的朋友,他們都不諱言:這回不想投給綠營,因為,再這樣「衝衝衝」下去,他們怕會發生戰爭。你可以責備他們「建國意志太過軟弱」,但怕死是人之常情,他們不願意為了「正名制憲」來冒戰爭的風險,你我忍心苛責嗎?別忘了,這確實也是眼前台灣一股不容忽視的強大民意。在情感上,他們並未支持國、親,因此獨派朋友不要誤以為他們是「變色龍」。

  為了台灣的民主運動,總統夫人吳淑珍,賠上了終身的健康,阿扁總統不但身受槍擊創痛,而且至今還沒完沒了地承受著紛至沓來的人格羞辱。倘若沒有理念的支持,他們何必面對這些身心的煎熬、血淚的遭遇?難道他們都只是在上演著爭名奪權的苦肉計嗎?在風聲鶴唳的那個年頭,他們勇敢站出來,是要冒家破人亡的風險的!獨派友人也許在氣頭上,所以口不擇言,「菜店查某」的譴責,實在是太過言重了!

  幾年前在立法院群賢樓前反核靜坐時,施明德先生過來問候群眾,當時有人紛紛嗆聲,罵他「台奸」,我聞言黯然,想要繞過群眾,走去前頭安慰他時,他已憤然遠去。這一幕,至今我難以忘懷!一個為台灣民主運動而半生坐牢,昂然笑傲面對死亡的人,即使其「大和解」的說法、做法難獲認同,總還不至於賣台、叛台吧!罵他「台奸」的人,在他為台灣的民主運動而承受苦難之時,又在哪裡呢?

  作為一介宗教師與社運人士,我一向與當政者「保持距離」,對總統亦然。但是,就我極少幾次因公事而與總統短暫見面的感受,我認為,總統是個相當熱情,也有赤子天真的人,往往在與群眾或友人見面時,因熱情過度,會衝口說出一兩句過了頭的「秀逗」話語,不慎誤傷到他壓根兒沒想要傷害的人。但是事後只要向他抗議,他幾乎都誠懇地表達自己的歉意。

  例如:前些時他訪問帛琉,一時興起,提到自己的名字是一位「尼姑」取的,我一聞此事,火冒三丈,立即公開強烈表達不滿。原來比丘尼長期被莫名其妙封稱「尼姑」,語意脈絡隱涵歧視心態,因此我十餘年來持續推行「比丘尼正名運動」,但總統一句話,全國媒體重播不停,若不嚴正抗議,那十餘年來的努力,豈不一夕「破功」?總統知道了以後,遠從國外立刻吩咐勞委會陳菊主委轉告:這是他的無心之失,他至感抱歉,回台後,願意於適當時機補償諸位法師。

  再如前年暑期,我們推行「反神豬」運動,總統到了義民祭場合,在客家群眾簇擁圍繞之時,一時興起,竟說:反神豬的人都是「反扁」、「反客家族群」的!我看了報導,不禁一笑,但並沒有對號入座,因為我相信他當時說這些話,心裡壓根兒就沒有聯想到我,只是想到要說些體己話,讓客家同胞開心、歡喜,卻不慎散彈四射,顧此失彼。

  因此,我認為阿扁的「自欺欺人」一語,獨派前輩與友人,也不妨作如是觀而釋懷!

  最後,也許是身為宗教師,我的道德觀是否太過迂腐了?我實在難以贊同李前總統那句「捉鬼的反被鬼捉去」的說法。如果將聲稱和解的「扁宋會」視同「捉鬼」,這就不夠「真誠」而過於權謀了。陳總統好在沒有用「捉鬼」的心態來面對「扁宋會」,否則其動機反而可議,見面爭如不見,帶詐的「和解」,也不如堅壁清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