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GIF (2461 bytes)

w-arts.gif (1232 bytes)〈社會篇〉

民眾不急,急死政客

——賭博合法化,將訴諸「全民公投」

釋昭慧(反賭博合法化聯盟發起人)

  澎湖縣政府在公投法還未經由總統公告的情況下,為了迴避公投法的限制而匆忙上路,於十二月二十七日舉行了所謂的「諮詢性博弈公投」,這十足顯示政客不但目無法紀,而且其促賭心態,已到了何等病態的焦慮程度!相對於此,澎湖民眾對「博弈公投」的反應,則顯得相當冷漠,投票率只有百分之二十一。有的投票者被動員到現場時,竟還問道:為何選票上沒有總統候選人的大名。

  說來諷刺,賭場設不設置,民眾不急,急死政客;澎湖人漠不關心,關心的人大部分都與賭博事業有利益關係。澎湖政客運用大把民脂民膏,玩了一場自導自演的公投戲碼,而且意圖以此要脅中央政府,讓他們搜刮更多的民脂民膏以自肥。民眾在無可奈何之餘,只能保持冷眼旁觀的態度,作無言的抗議。

  至今澎湖尚未開賭,但四月間已有建商湯紹宏其人,因在澎湖當地先投資,購買大筆土地,等著開發賭場,被索取鉅額賭場投資開發佣金不成,被綁至台北縣深坑鄉山區遭凌虐致死。此一凶殺案只是政客促賭的冰山一角,顯示個中尚有諸多不可告人之密,檢調單位想必會予以注意。

  部分政客罔顧廉恥,公然與利益團體唱和,並且數年來不斷透過立法院、地方議會與縣政府三面夾擊,向中央政府施壓。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近時方以不合法、不合理的民調與公投,製造「主流民意贊成賭博合法化」的錯覺。他們甚至咬文嚼字,硬是要將「賭博」這檔子事,搽脂抹粉而命名為「博弈」,意圖矇騙選民,來鬆懈其對「公然聚賭」的羞恥感,這可見其心虛到了什麼程度。本次澎湖公投結果,應已粉碎了「主流民意」的謊言,然而這些政客在公投結果出現後的談話顯示,他們還是會繼續使用三面夾擊術來死纏爛打,不達目的,決不罷休。

  澎湖縣是否開放觀光賭場,這可說是一項重大的公共政策,不但對澎湖民眾,而且對全國人民都將造成鉅大衝擊。原因是:

  一、離島開賭,趨前豪賭的,或是因此而染上賭癮,致令身敗名裂、家破人亡的,多半是本島民眾。因此賭博即使只開放於某一特區,其所造成之治安公害,以及政治、經濟、教育、文化等各方面的衝擊,都勢必會強烈影響全國廣大民眾。賭場之所在,即是黑金之所在,更是無辜者拋灑血淚的源頭。

  二、澎湖設若依「博弈公投」而開賭,則金、馬等離島乃至本島各市縣必將跟進,此後的骨牌效應,將使得合法賭場從離島蔓延到本島,使得台灣成了不折不扣的「賭博共和國」(The Republic of Casino)。

  基於以上兩點,觀光賭場是否可以設置,就已不是地方自治事項,政客倘必欲促賭,一定得訴諸全民公投。而且在公投之前,必須先經過正反雙方充分的討論與宣導,讓民眾理解,離島設置觀光賭場,對全國人民即將產生的影響。

  吾人並非一味訴諸「超高道德水準」的「清教徒」,而是在政、經、教育、治安、人性各方因素的考量下,正視賭場開放所帶來的重重弊端。也因此,反賭博合法化聯盟一向主張將此一議題訴諸公民論壇。早在今年一月十日,冷見部分立委向中央政府施壓促賭時,「吃相」實在太過難看,吾人乃呼籲促賭政客(以及學界一、二位專門製造假數據以矇騙民眾的賭場大亨代言人)站在陽光底下,與反賭陣營作理性的公開辯論,以供人民作明智之選擇。但是他們受到公正第三者「Taiwan News總合周刊」的公開辯論邀請函之後,卻個個腳底抹油,溜之乎也。顯見促賭政客何等心虛,不敢將此一議題攤在陽光底下,與反賭博合法化的各界人士作理性的公開辯論,卻意圖透過權謀技倆以少數運作,霸王硬上弓地強迫全民買單。

  本次針對澎湖賭博公投,有記者問筆者:我們是否會主動發起對應性的全民公投?筆者的回答是,開不開放賭場,急的是政客,而不是民眾。我們將好整以暇,以逸待勞。依於刑法,賭博尚未除罪化,我們何必主動訴諸公投?然而一旦政客在行政或立法部門,將賭博片面予以除罪化(例如:開放觀光賭場、開放賭馬賭狗等),屆時我們必定會充分運用即將公告的公投法,將此一議題訴諸全民公投。在此先行警告促賭政客,千萬不宜有茍且僥倖,先說先贏的心理,以免諸位的賭業投資,血本無歸! 

九二、十二、二八 于尊悔樓

——刊於九十二年十二月三十日《自由時報》「自由廣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