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GIF (2461 bytes)
w-arts.gif (1232 bytes)專訪與座談篇〉

2006上海學術之旅與世界佛教論壇紀行

釋性廣         

上海行的首場晤談

  2006年4月10日上午,昭慧法師與筆者啟程至中國大陸,首站抵達上海。王雷泉教授暨其高足程群教授前來浦東機場接機,並特別帶昭慧法師與筆者坐磁浮列車,體驗時速超過四百公里的感覺。七分鐘後抵達磁浮列車終點站,王教授高足馬洵侃居士已在車站等候,開車載大家前往上海行的第一站——馬居士在亞東花園附近高樓之中設置的一座精舍。

95.4.10 上海學術之旅第一站:精舍茶敘
(左起:黎雪花、馬洵侃、德進、心皓、昭慧、王雷泉、李正有、孫華、程群)。

  原來馬居士係上海鴻志生物工程公司總經理,在王教授感召之下,虔心學佛並大力護持佛教。精舍的擺設莊嚴、典雅,馬居士特請他所尊敬的李正有與孫華兩位老居士在此安住修行。

  是日,馬夫人黎雪花女士及心皓、德進二位比丘尼法師,亦在此等候大家。兩位尼法師來自福建廈門閩南佛學院,心皓法師任教閩院尼眾部本科,德進法師刻在研究生部就讀。馬居士特供養兩位機票,讓她們到上海來親近昭慧法師,聽聞明、後兩天在上海復旦大學所舉行的系列演講。在精舍茶敘時,由於林正有居士詢及「對南傳與藏傳佛教在漢地急速發展的看法」,馬洵侃居士問及「佛教儀式改革」的問題,於是引發昭慧法師一系列見地獨到的答問,大家聚精會神聆聽,談話會欲罷不能。

晚宴中談「廢八敬法」

  接著一行人乘車到浦東「善之緣」素食餐廳,接風晚宴安排於此。除了王教授、馬洵侃伉儷與心皓、德進法師之外,參加晚宴的還有專研唯識學的上海大學林國良教授、王教授高足戴志康居士(上海證大投資集團董事長)、兩位戴居士邀請來龍華寺主法的藏傳佛教貢喬才讓與內熱喇嘛(分別來自青海札洛寺與拉薩桑耶寺,其中貢喬喇嘛還能操持流利的漢語)、刻在上海玉佛寺任職的華東師範大學哲學博士徐東來居士,以及兩位遠道而來的居士(其中一位陳姓居士,據說花了兩個多鐘頭車程來到此間,惜乎筆者忘了請教大名),共進晚餐。

  席間馬居士與陳居士問及昭慧法師所推動的廢除八敬法運動,話匣子一打開,法師立即忘了旅途的疲憊,神采奕奕地談論著佛門女性運動的意義,設宴所在的餐廳二樓剎那安靜下來,連餐廳老板趙春城副總經理,都被法師談論的內容吸引過來,佇足在桌邊聆聽,並於餐會結束後遞送名片給法師。

  可惜錄音筆尚在行李箱之中,並未隨身攜帶,因此並未錄下當日這兩場精彩的談話內容。好在回國之後,4月20日晚間,師生於嵐園舉行座談會,筆者播映個人所拍攝的本次大陸行照片,昭慧法師則依照片內容,而向大眾憶述10日兩場非正式談話會中,過往尚未發表過的重要個人見解。此一法談業已全程錄音,將由傳法法師將談話要點整理、摘錄,近期發表以饗讀者。

  晚宴結束後,王教授、馬居士與程群送昭慧法師與筆者、心皓、德進法師至復旦正大中心新大樓的學人宿舍。王教授高足劉慶達先生已在此等候,他也是上海企業家,於復旦大學之「學源俱樂部」任義務職,統籌本次「港臺著名佛學文化學者系列邀請演講會」之事務。新大樓的學人宿舍房間典雅,設備周全,主辦單位非常體貼,安排昭慧法師與筆者各住一間,得免作息互相干擾,昭慧法師與筆者極為感激。

復旦大學系列演講

  4月11日全日與12日上午,昭慧法師與筆者應王雷泉教授之邀,在上海復旦大學舉行的演講與專題討論會擔任主講人。本次「港臺著名佛學文化學者系列邀請演講會」,由復旦大學宗教研究所、學源俱樂部、復旦大學禪學社與復旦大學科學研究宗教協會聯合主辦。除了昭慧法師與筆者之外,4月17日將有南華大學文學院長慧開法師,以及香港理工大學潘宗光校長,分別演講「東西方宗教生死觀」與「佛教的現代觀」。

95.4.11 性廣法師於復旦大學專題演講,王雷泉教授擔任主持人。

  11日上午的小型專題討論會,在文科大樓五樓哲學系多功能廳舉行。兩人均主講「佛學研究方法論」,但昭慧法師側重在談述普遍的佛學研究法,並特別拈出「經驗檢證」與「邏輯實證」這兩項基礎研究方法,分析其有效性與其功能局限。筆者則側重在介紹禪學研究法與禪觀修持法。


95.4.11 昭慧法師於復旦大學專題演講,王雷泉教授向聽眾介紹法師
「講得比寫得還好,答問又比講得還好」。

  中午於正大中心餐廳用齋。

  11日下午,於復旦美國研究中心104室,舉行筆者的專題演講,題為「佛家禪法的精髓——從聲聞禪到菩薩禪」。104室可容納百人,聽眾滿席。演講完畢,王教授高足蔡先生(忘其大名,為上海企業家)於復旦附近一家台商所開的「真的好」餐廳,供養素宴。

95.4.11 昭慧法師演講的復旦美國研究中心謝希德演講廳,400座位擠了約500人,
後排走道與座間階梯,滿是聽眾或立或坐,專注聆聽。

昭慧法師大堂演講

  11日晚間,於復旦美國研究中心謝希德演講廳,舉行昭慧法師專題演講,題為「緣起、護生、中道——佛教倫理學的系統理論」。此一演講廳可容納400人,當日到會約500人,走道與階梯上都坐滿了聽眾。據說,近期系列演講中,只有王雷泉教授與昭慧法師的講場,有這樣旺盛的人氣。除了復旦師生之外,也有來自上海各寺院的法師們,昨日共進晚宴的兩位藏傳喇嘛,以及在此間留學的一位日本淨土宗青年僧侶(忘了請教其大名)。刻正留學於斯里蘭卡的慧忠法師(比丘)與思華法師(比丘尼)亦到會聽講。

95.4.12 第二場專題討論會,昭慧法師幽默答問,引來全場愉悅的笑聲。

  一個半小時的演講內容,深為吸引聽眾。這些大都是法師「佛教倫理學」相關著作已發表過的重要觀點。後面半小時的答問,呈現了法師的機智與慧黠,時而傳出愉悅的笑聲。

  例如:由於昭慧法師在演講中論述「中道」時,略為述介八正道的內容;提到「正志」時,特別說明:要立志心無旁騖地邁向正確目標,不為路旁的閒花野草所惑。因此一位聽眾提問時說:他聽了這席演講,心有所感,日前參加一場藏傳法會之時,天空出現光環,久久不去,因此請教法師,他是否可以因此而不再顧戀「閒花野草」而來學佛。

  法師答道:「中國古語云:『精誠所至,金石為開。』各宗教教徒在虔懇專注的情況下,都有可能出現異象,因此如果僅憑天空光環的異象而學佛,亦有可能因為其他異象而信仰基督。學佛的重點,是斷煩腦、得解脫、度眾生、證菩提。離此而言光環異象,依然還是『閒花野草』。」大眾聞言,哄堂大笑。

  筆者已將答問段落的錄音資料交給傳法法師,請她將這段答問整理出來,以饗讀者。

  王雷泉教授於演講會開始時先介紹昭慧法師,他盛讚法師之佛學成就,說:「昭慧法師著作等身,但她講得比寫得還好,答問又比講得還好。」他又說:「莊子說:『道在屎尿。』李敖去年到復旦大學拉屎(筆者按:指其於復旦大學演講時,題為「尼姑思凡」),昭慧法師此番的演講,正好為復旦大學一掃這股妖氣!」這樣生動的譬喻,令筆者印象深刻。

  王教授過往論文與演講中,曾將人間佛教分三階段:社會適應、社會關懷與社會批判。他對昭慧法師知之甚深,認為她的思想已晉級至社會批判階段,所提出對社會與教內的批判,如同基督宗教界的解放神學與女性神學。

  當晚的司儀是復旦哲學系在職專班的班主任,筆者忘了請教他的大名。他在法師演講已畢,答問還沒開始之時,說了一段讓筆者印象深刻的話:

  「在發問之前,讓我跟大家分享我所了解的昭慧法師。我在網站上查了一下昭慧法師的大事紀,裡面的資料非常多。她對護法衛教的工作是非常投入的。佛誕放假、野生動物保育法、動物保護法,……我對昭慧法師的社會關懷,印象非常深刻。在此引用一段她的語錄:『過往在山中研教,雖然知道有「菩薩道」,也對大乘法義如數家珍,但面對生命的根本缺陷,以及無涯無盡的眾生界,總有深沈的無奈之感;直到從事護教與護生事業,感受到生命之中有股力量源源而來,感受到共願同行扭轉共業的功效,這才真正踏實地肯定:「菩薩道」是有的,也是可以走得下去的!』」(註1)大家聞言熱烈鼓掌。筆者對他如此瞭解昭慧法師,深為感動,也更體會到了網路資訊無遠弗屆的力量,不禁深深感謝為學院義務架設佛教弘誓學院網站的吳憲中居士。

參加世界佛教論壇

4月12日上午,於文科大樓五樓哲學系多功能廳舉行第二場專題討論會,由昭慧法師講述「佛教戒律研究的方法論」,筆者再補充談論禪觀修行方法。接著又是一番精采的問答,聽眾熱烈提問,而且欲罷不能。

  一行人再到「真的好」餐廳進用午齋,午後由王雷泉教授高足陸峰先生(杭州容立醫藥科技公司總經理)開車載王教授、昭慧法師與筆者,一同前往杭州市,參加首屆「世界佛教論壇」。由於與會人士眾多,故分住八處旅館。王教授等國內學者住友好飯店,昭慧法師與筆者在中國佛教協會張琪居士協助之下,找到了下榻的五洲大酒店,正好與友好飯店同在平海路上。玄奘大學董事長了中長老亦駐錫於此。


95.4.13 世界佛教論壇開幕式中,八位發起論壇的佛教領袖與佛學院學僧
一同在台上以梵唱經聲,為世界和平祈願。

  4月13∼15日,世界佛教論壇於杭州人民大會堂盛大舉行,來自三十六國的將近兩千位佛教界人士、專家學者與知名人士與會。這項論壇由中國佛教協會和中國國家宗教局所主導的「中華宗教文化交流協會」共同舉辦,旨在倡導建構「和諧社會」與「和諧世界」,並以「心凈則國土凈,心安則眾生安,心平則天下平」作為論壇主軸,歸納出「新六和」的願景(註2)。該「新六和」之願景,繼承和弘揚著佛教「眾生無邊誓願度,煩惱無邊誓願斷,法門無量誓願學,佛道無上誓願成」的慈心悲願。


95.4.13 中國國家宗教局葉小文局長(主席台右)、
中國佛教協會會長一誠長老(主席台中),
一誠長老、首届世界佛教論壇浙江組委會主任中山先生(主席台左),
共同開啓了首届世界佛教論壇的大幕。

  早在2004年10月,第七屆中韓日三國佛教友好交流會議在北京召開期間,中國大陸、台灣及香港三地的一誠、本煥、星雲、祜巴龍莊動、惟覺、聖輝、嘉木樣•洛桑久美•圖丹確吉尼瑪、覺光等八位佛教領袖,共同倡議:在中國設立世界佛教論壇。經一年半之籌備後,終於正式在中國杭州與舟山盛大召開。

  13日上午的開幕式中,八位來自中國、台灣、香港等不同國家和地區的論壇發起人,一起上台進行祈願儀式。

  中國政協副主席劉延東女士以「和平發展的中國,期待和諧共生的世界」為題,向大會人士致詞。大會並由中國政協副主席董建華宣讀聯合國秘書長安南的賀信,安南表示:「今天,佛陀的和平理想也許比以前任何時候都與我們更息息相關。如果我們想要戰勝人類當前在和平與安全、發展與全球環保的領域堙A所面臨的種種挑戰,就必須摒棄狹隘、短暫的一己之利,站得更高,把人類的福祉與個人的幸福看得一樣重要。」

95.4.13 世界佛教論壇會場一隅
(三個樓層的觀眾席,容納了千餘位與會來賓,蔚為壯觀)。

  緊接著是大會發言。大會發言一律限制在八分鐘內,最好是五分鐘結束。第一輪由九位佛教領袖發言。班禪十一世首次在國際性會議上公開亮相,引起了廣泛的關注。了中長老以世界佛教僧伽會會長身份第三位發言,言簡意賅,並強調一定會在三分鐘內講畢,甚受大眾讚歎。星雲大師以生動的故事來闡述「和諧」的重要,令人印象深刻。


95.4.13 世界佛教論壇首輪發言的九位佛教領袖端坐台上,輪流發言。
中、英文司儀站在右側(左起第五位:班禪十一世,第七位:
了中長老,第九位:星雲大師。右二:中文司儀:北大副教授湛如法師。
右一:英文司儀,新加坡佛教總會秘書長明義法師)。

  昭慧與筆者提交的論文,分別是〈佛教生命倫理學之研究方法論〉與〈大學校院禪修教學之理念與內涵〉,登錄在大會論文集中。由於大會發言者眾,而時間有限,因此我們放棄登記發言。


95.4.13 首輪發言的世界佛教僧伽會會長了中長老,言簡意賅,
三分鐘內發言完畢,聽眾印象深刻。

  論壇分別在杭州、舟山與上海三地舉行。千餘人之大會,相關籌備與接待工作相當繁重,分別由三地之中國佛協僧信人等與當地宗教局官方聯合組成的三地組委會擔任之。三地之組委會都盡心盡力,編列並分送會議手冊與行程手冊,並且照顧著每一個大會或參訪行程的環節,以及每一位來賓可能的生活需求,連每人坐哪一輛車,在旅館住哪一號房,於宴會、綜藝晚會與交響樂盛會坐哪一席,都鉅細靡遺地羅列在行程手冊之中。【未完待續】

95.4.14 久未晤面的學者朋友,於世界佛教論壇會場外寒喧
(右起:張新鷹、昭慧、楊曾文、張琪、吳言生)。

九十五年四月二日,于尊悔樓

 


註1、昭慧法師著:《浩蕩赴前程》,頁二二八∼二三二。台北:法界出版社,1995

註2、「新六和」內容:「一願培植善心,發乎善行,則人心和善。二願親情穩固,愛心充滿,則家庭和樂。三願真誠溝通,平等互助,則人際和順。四願各得其所,相安無事,則社會和睦。五願彼此欣賞,尊重包容,則文明和諧。六願將心比心,化怨為友,則世界和平。」


2006上海學術之旅與世界佛教論壇紀行(下)

釋性廣

【接續前期】

參訪活動與綜藝晚會

  13日晚間,主辦單位於人民大會堂三樓宴會廳設宴款待與會來賓,宴會所有菜式均為素食。

  14日下午參觀杭州淨慈寺與靈隱寺。於淨慈寺瞻禮佛螺髻髮舍利,參觀傳說中神奇的運木古井以及最富盛名的「南屏晚鐘」。釋迦牟尼佛螺髻髮舍利,即佛頭頂螺髻之髮,是2001年春天在雷峰塔地宮考古發掘中發現的,與陝西法門寺發現的佛指舍利、北京靈光寺發現的佛牙舍利同為稀世珍寶。


95.4.13 世界佛教論壇主辦單位於人民大會堂設宴款待與會來賓
(右起三人為台灣長老代表:淨心長老、淨良長老、了中長老)。

  淨慈寺為江南名剎,歷代高僧如永明延壽大師、濟公和尚、蓮池大師、乾隆皇帝、詩僧曼殊、太虛大師,都與此寺有深因緣。傳說濟公於靈隱寺出家,於淨慈寺常住,淨慈寺引以為榮,特設濟公像並供奉之。淨慈寺對面遠眺雷峰塔,令人不禁想起《白蛇傳》中法海以雷峰塔鎮住白蛇精的民間傳奇。靈隱寺位於杭州西湖靈隱山麓,以飛來峰為枕山,又名「雲林禪寺」,是中國佛教禪宗十剎之一,中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14日晚間,與會人士至杭州大劇院參加佛教綜藝晚會,觀賞精彩的歌舞詩劇《和平頌》。一個半鐘頭的歌舞演出,配合大會「和諧世界」的主題,彰顯漢傳、南傳與藏傳佛教和諧共融之精神。最為精彩特出的是鋼絲吊著演員在半空中飛翔舞蹈的敦煌飛天舞、網路上廣為流傳的聾啞女郎「千手觀音」舞、少林武僧與道士過招的武術演出,以及藏僧鳴吹海螺入場的西藏歌舞。而開場時舞台正後方出現大象,駝負著飾演佛陀的演員出場,終場時大象又將他駝負退場,寓意深遠。

  15日上午,大會人士自由發言。知道昭慧法師與筆者不曾到過西湖,龔雋與宣方教授乃熱心帶領我們偷閒悠遊西湖。中午以後,參與大會人士分梯次至蕭山機場搭機前往舟山的普陀山機場,再乘車至朱家尖碼頭,乘船抵達普陀山,分住山上各旅館中,境外與會人士大都被安排入住山上最好的普陀山大酒店。

95.4.15 龔雋(左)與宣方(右)帶領兩位法師悠遊西湖,步行於蘇堤之上。

世佛論壇閉幕大典

  15日晚,大會人士前往普陀山普濟寺,參與「無盡心燈夜夜明」傳燈法會。

  16日上午,大會人士前往南海觀音廣場,參加「世界佛教論壇」閉幕式。108位世界各國高僧大德與大會貴賓,在隆重的「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唱誦聲中陸續登場,率領衆僧侣共同念誦《大悲咒》,祈禱世界和平。

閉幕會場以紅色和黄色為主色調,並運用佛教壇城的思想,把會場中心裝飾成佛教「水壇城」。釋迦牟尼衆生説法圖、須彌座造型、主法台供桌不肯去觀音像構成三個高度,立體地體現佛教活動的莊嚴和莊重。

95.4.16 於普陀山南海觀音廣場,盛大舉行「世界佛教論壇」閉幕式。

  閉幕式包括祈禱世界和平法會和閉幕儀式兩部分。祈禱法會由108位高僧大德主持,包括手爐敬香、揮灑甘露、供養佛寶、與衆僧侣共同念誦《大悲咒》、灑淨等儀式。

  主法台上部須彌座設九象九龍造型,大會結束之前,九龍之口吐出水柱,使中心的含苞蓮花,在甘露澆灌之下慢慢展開,而供奉在蓮花正中的佛陀真身舍利金塔,則緩緩升起,寓意「花開見佛」。佛祖真身舍利子是1956年由台灣、香港佛教界從印度迎請到台灣,2005年台灣佛教界又將其贈送給中國佛教協會,並供奉在北京靈光寺。為了在舟山舉辦首届世界佛教論壇,真身舍利又被轉贈給普陀山佛協,長期供奉在普陀山。

  「花開見佛」之後,釋迦牟尼佛説法圖兩側,呈扇形噴射出多條水柱,高度將達50米,寓意將甘露灑向人間。同時,空中飄灑花瓣;1080支冷烟火齊發,在空中形成108朵祥雲,甚為壯觀。

參訪海天佛國

  16日下午,大會人士參訪普濟寺、法雨寺與不肯去觀音院。普陀山誌記載:中國五代後,梁貞明二年(916),日本僧人慧諤遊五台山,見一觀音像,莊嚴殊勝,心慕不已,不問自取,請回日本供養。豈料船經普陀山時,海中忽湧無數鐵蓮花,舟不能行,如是三日三夜,慧諤驚而禱告曰:「如聖像與日本眾生無緣,當從所向,弟子隨從所適,建寺供養。」禱畢舟行,至潮音洞邊即停,慧諤捧大士像離舟登岸,時岸邊漁民,聽慧諤說明來意,大受感動。張氏漁翁獻出住宅,讓慧諤和尚供像安居。改名為「不肯去觀音院」。慧諤和尚遂為普陀山之開山始祖。這是不肯去觀音院之緣起,也是中國佛教四大聖山普陀山的開山緣起。昔日茅舍當然早已無存,這座不肯去觀音院,是日本佛教徒集資建築的,頗有唐朝寺院的簡樸風格。

95.4.16 有感於台灣的大安森林公園也有一尊「不肯去觀音」,因此當年聯手留住觀音的明光法師與昭慧法師,於「不肯去觀音院」前合影留念。

  明光法師稍後到來,昭慧法師乃向他說:「這裡有不肯去觀音,台灣的大安森林公園,不也有一尊不肯去觀音嗎?」這是指民國八十三年間所發生的「觀音像事件」。明光法師深為感懷昭慧法師當日誓死護觀音的精神,並曾頂禮向昭慧法師致謝。法師盛讚他的好脾氣,並曾於文章中讚歎他「愛觀音超過愛自己的身份」。筆者乃為明光法師與昭慧法師於院前攝影留念。

  院前方有潮音洞,據說許多人朝此下瞰,可見觀音影像現前。遠眺海面有一形似臥佛的小島,被取名為「洛伽山」。

  主辦單位原擬安排大會人士在參訪法雨寺之後,前往佛頂山慧濟寺(印順導師當年閱藏的所在),惜因時間不足而取消了此一行程。

  昭慧法師與游祥州教授不約而同,向主辦單位商請參訪印順導師出家處所的福泉庵,於是在中國佛協宏度法師安排下,中國佛教會理事長淨良長老與真華長老等一行約二十人乃於大會參訪活動結束之後,另行搭乘大會所安排的兩輛車,前往參訪福泉庵。福泉禪林監院門肅法師特從「世界佛教論壇」工作團隊中趕回來,接待大家。福泉庵現已改名福泉禪林,並設置普陀山佛學院男眾部。此處有「印順圖書館」五字匾額,門肅法師告知:這是1994年印順導師返回祖庭之時,應住持之敦請而親筆提字的。當日年近九十的印順導師氣力已弱,每寫一筆,就要休息許久,前後共寫了五個鐘頭。聞言令人對此墨寶倍生珍惜之感,筆者乃於樓下對面,分別為淨良長老、普暉長老尼與昭慧法師攝影留念。

95.4.16 參訪福泉庵,昭慧法師於「印順圖書館」五字匾額下留影紀念
(匾額內文,乃1994年印順導師返祖庭時,應住持邀親筆提字)。

  昭慧法師詢問門肅法師,普陀山寺院眾多,何以選定此間作為佛學院院所?不出所料,門肅法師回答:這是因為景仰印順導師的德學成就,期望學僧能以印順導師作為修學典範。

上海演出「神州和樂」

  17日上午,境內與會人士結束活動,打道回府。以境外來賓為主的大會人士,分梯次搭乘車輛至普陀山碼頭,搭輪船至舟山朱家尖碼頭,乘車至舟山普陀山機場,搭乘飛機到達上海浦東機場,「世界佛教論壇」上海市組委會前來接機,載送與會人士下榻浦東香格里拉大酒店。不遠之處即是東方明珠廣播電視塔與全中國最高的金茂大廈(2002年10月間,上海學術之旅時,王雷泉教授曾帶領我們於此登至88層觀光廳攬勝)。

  下午,組委會安排大會人士乘坐磁浮列車、參觀東方明珠(高聳的電視發射器塔台)、坐遊輪於黃浦江上攬勝。昭慧法師與筆者因為連日疲累,而且已於10日坐過磁浮列車,因此留在旅館休息。

  17日晚間,大會人士至位於浦東的東方兿術中心,觀賞梵唄交響詩大型音樂會。這是中國第一部佛教交響樂——「神州和樂」,將佛法與音樂、中樂與西樂、梵唱與聲樂融為一體,場面浩大,聲勢磅薄。作詞者是台灣的愚溪先生,惜因忙碌未能到會,作曲家唐建平先生則於謝幕時出現,觀眾席享起如雷掌聲。

  晚上返回香格里拉大酒店,中國佛協張琪居士邀我們到酒店外的黃浦江邊攬勝。江上遊輪與貨輪穿梭不已,對岸是浦西市區,黃浦外灘入晚燈光燦爛。遙想當年,這正是十里洋場的黃金地段,如今繁華景象依舊,摩天大樓如雨後春筍般從平地拔起。上海果真是永遠的「東方明珠」啊!

「世界佛教論壇」的政策背景

  18日,上海組委會依不同之航班時間,逐批分送大會人士搭機離境。

  早餐時進入宴會廳,發現前幾回坐的最後一排圓桌已坐滿了人,因此到前排圓桌坐下用餐。一位比丘法師前來詢問:「我看妳好像是昭慧法師,怕認錯所以不敢向妳打招呼。」他表示:已在網上看了許多昭慧法師著作,並且非常認同法師的理念,包括對「八敬法」的看法。昭慧法師直言:「這不是一場男人與女人的戰爭,而是一場正義與非正義的戰爭。許多比丘都是我的好朋友。」問他的大名,他神秘不透露,法師也不勉強他。

  這位比丘法師又問起昭慧法師對「世界佛教論壇」的看法,昭慧法師表示:「最起碼中國政府表達了對佛教極大的善意。佛教也要好好反省,不能老將它的衰弱推託為『政策所致』。試問政策允許的範圍內,佛教又都善盡弘法責任了嗎?

  比丘法師非常贊同「佛教要反省」之論。他感歎著少數出家人角色的錯亂:「在這兒,宗教局長致詞講的是佛法,出家人反倒是講『三個代表』。」(註1)

  中國政府對「世界佛教論壇」給予高度重視,應有其宗教政策之考量。例如:近年來基督宗教在中國快速擴展,一方面以巨額資金投注在大學教育,爭取優秀人才;一方面在農村以慈善與佈教雙軌齊下,爭取勞苦民眾。當局憂心教會背後之西方勢力介入,再加上連年發生的法輪功事件,使得當局對流傳於中國本土且對政權較為友善的佛教,反而較具好感,因此大力助成「世界佛教論壇」的召開。

  昭慧法師則分析道:「世界佛教論壇」的幾場演奏、演唱或舞劇,都呈現了中國佛教「精緻文化」的一面。它與台灣佛教不同的是,台灣是由下而上,逐漸累積了佛教實力之後,才在上層結出精緻佛教藝術的果實,但中國大陸則顯係由上而下,因官方與教會高層重視,而極力推展、促成。大陸佛教在下層紮根的部分,還是有待加強。

  午餐過後,昭慧法師、鄭振煌居士與筆者三人搭車至浦東機場,上海組委會潘朝峰女士隨車送機。

  依中國東方航空公司的規定,一般人行李不得超過25公斤。由於主辦單位所贈送的各種禮物相當豐厚,昭慧法師與筆者雖然並未購物,兩人的回程行李竟然高達69.4公斤。好在中國東方航空公司針對「世界佛教論壇」國際友人特予優惠,一人行李可以重達30公斤。因此航空公司只當「超重九公斤」,我們繳了540元人民幣的託運費,合計約新台幣2600元。昭慧法師連所有禮物的精美外盒與提袋都給帶了回來,想來這些包裝盒與提袋,少說也有四、五公斤。法師的理由是:「這樣將禮物轉送給教界長輩時,比較大方;而且包裝盒如此精美,也實在是丟不下手。」想到二千多元的超重費,這樣的說法令筆者差點昏倒!

  三人搭乘中國東方航空班機到香港,昭慧法師與筆者再乘華航班機返台,抵達中正機場已是晚間九時。心謙、維融、德發、德風前來接機。10日離院時在清晨,大眾正在課誦,不料返院雖在半夜,學眾竟然都跑到院子裡迎接。近十日悠遊於美麗的西子湖畔、莊嚴的海天佛國與氣派的十里洋場,乍返久違的校園,見到久違的學友,不禁倍感親切!

網路與空中弘法,無遠弗屆

  本次大陸之行,筆者發現:昭慧法師雖鮮少到大陸弘法,竟也有好些比丘僧尼是她的「粉絲」!有的推崇她的學問,有的敬佩她的批判性與行動力。在杭州的論壇舉行期間,幾位佛學院女眾部的尼師,前來邀法師與她們合影,並且告知:她們的老師上課時,常會提到昭慧法師與筆者的著作與觀點。另有兩位學僧,還捐了人民幣兩百元,說是要供養弘誓學院常住。再度於會場逢遇留學斯里蘭卡的思華與慧忠法師,他們也向法師表達其上海聞法的喜悅之情。

還有幾次,竟有人說她們在大陸有看法師的唯識教學節目。這是兩年前法界衛視空中佛學院的錄影教學節目。想來網路與影視媒體的弘法力量,真是無遠弗屆啊!

 【全文完】

註1:2000年2月,前中共國家主席江澤民在廣東考察時,首次提出了「三個代表」,指出中國共產黨「在革命、建設、改革的各個歷史時期,總是代表著中國先進生產力的發展要求,代表著中國先進文化的前進方向,代表著中國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云云,詳見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網站:〈關於三個代表的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