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GIF (2461 bytes)

〈 佛學篇〉

基於同樣理由,佛誕也應放假  

釋昭慧

——刊於九十四年十一月廿六日《聯合報》「民意論壇」

  陳水扁 總統於十一月二十五日上午,在頒授大綬景星勳章給教廷梵蒂岡圖書館館長陶然樞機主教時表示,台灣有這麼多天主教徒,基於他個人的理念及信念,他希望台灣與世界同步,每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行憲紀念日也可以放假一天,因此,國人可以再多一天假期。

  耶誕放假,我們樂見其成。但不希望如同過去四十餘年,讓耶誕在「行憲紀念日」的包裝之下,「掛羊頭賣狗肉」地獲得「放假」特權,因為全世界都沒有因「行憲」而放假的先例。更何況時至今日,「中華民國憲法」,早已「爹不疼,娘不愛」,不但共產黨視若眼中釘,民進黨與台聯也視作肉中刺,因此要以「行憲放假」來營造「普天同慶」的氣氛,未免太過偽善!

佛誕放假運動歷史圖像(一)88.02.13 時年九四高齡的印順導師住錫華雨精舍,

簽署支持佛誕放假運動。

  但是,基於同樣的兩項理由,我們希望農曆四月初八的佛陀誕辰,也能放假一天。

  一、信徒眾多的理由:台灣的基督徒人口只佔百分之三,佛教徒與民間廣義佛教之信徒人口,總量在百分之三十以上,因此佛誕更有放假的理由。 而且筆者認為,公允而言,本土宗教中的觀音、媽祖、關帝、王爺信仰,信徒更為眾多,基此理由,應該通通放假。

  二、世界同步的理由:東亞、東南亞與南亞諸國(以伊斯蘭教為國教的馬來西亞亦不例外),早已依宗教平等之理念,將佛誕與耶誕給予同樣的放假待遇,因此既然「世界同步」,就不能重歐輕亞,本末倒置,忽略佛誕放假的訴求。

  我們能同情瞭解:基督徒因耶誕前夕徹夜「報佳音」,而有耶誕當日必須放假的實際需求。但其他宗教的教主或神明聖誕,也同樣因為未獲放假之待遇,而讓各宗教徒深感不便。例如:佛教因此被迫將佛誕慶典提前或延後舉行,年年節慶的時日不同,以至於許多佛家弟子都搞不清楚佛陀究在何日誕生。

佛誕放假運動歷史圖像(二) 88.04.08 於台北市中正紀念堂廣場,慶祝浴佛大法會上,
昭慧法師慷慨陳辭,宣說佛誕放假運動之意義(右:大會主席了中長老)。

  時至今日,一般寺院倘若堅持要在佛誕當日舉行慶典,多半會因無法適逢假日,而產生「只有老人或家庭主婦才能參加」的現象。這又惡性循環到讓許多人批評佛教是「老人的宗教」。論議者哪裡知道:這是因為小孩、少年、青年、中壯年人都在學、在職,無法參加佛誕盛會使然?寺院為了適應老人,所以活動內容也儘量朝「老人適合」的方向設計,久而久之,那些明日佛教希望之所繫的下一代,莫不因不喜歡「 LKK」型態而與佛教道場漸形疏離。「信仰人口老化」,這並不是佛教教義使然,而是隱在背後的「政治力操作假日」的後遺症使然!

佛誕放假運動歷史圖像(三) 88.06.10 星雲大師會晤時任行政院長之蕭萬長先生,
為佛誕放假運動請願。

  不但是佛教聖日,我們倘若細心觀察,將會發現各宗教的節慶,莫不同樣遇到「信仰人口老化」的問題。你只要想到: 媽祖信徒在巡庄繞境、迎神賽會的大日子裡,必須請假參加,到了耶誕假日,反倒是在家「閒閒無代誌」,就能體會:強迫全民在耶誕放假一天,是多麼不合理的一項要求。

佛誕放假運動歷史圖像(四) 88.03.19 於光德寺舉行佛誕放假運動成立大會,
時為中國佛教會理事長之淨心長老致詞(左:時為佛光山宗長的心定和尚)。

  因此,基於憲法的宗教平等精神,筆者建議:與其只選擇耶誕放假,不如由國家明訂彈性的「宗教假日」——凡中華民國國民,有權利在一整年內,選一個他所認同的宗教節日,獲得「放假」(而不須「請假」)的待遇,好能利用假日來歡喜參與宗教節慶。如此,基督徒能獲得耶誕放假之便利,執政者也能兼顧公平正義,不須背負「獨尊某一宗教」的民怨,也不會因大開「宗教節日通通放假」之門,而讓企業界深感負擔!

九四、十一、二十五,于尊悔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