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GIF (2461 bytes)

〈 佛學篇〉

生命勇者的最後一程

——敬悼慧英師父

釋昭慧

 

 慧英師父法相(94.7.31攝於六龜大行寺禪七圓滿日)。

  性廣法師令慈,學團師生所尊敬的慧英師父,已於九十四年九月二十六日凌晨二時四十五分,在慈濟醫院新店分院心蓮病房正念分明,安詳往生,世壽六十九歲,僧臘、戒臘十夏。遺願求生彌勒兜率淨土,矢志學成再來人間,度化有情。

  慧英師父俗名曾錦文,與性廣法師母女相依為命,生性樂觀,勤儉持家。自性廣法師出家之後,雖百般不捨,卻轉而認真學佛,參加佛七、禪七,修持不輟。師出錢出力護持女兒辦道,成為本院的重要護法,並於民國八十四年三月二十九日於汐止靜修禪院上玄下光長老尼座下披剃出家,同年十月,於新竹市玄奘大學三壇大戒會上,依止得戒和尚上了下中長老,進受具足戒,成為戒行莊嚴的比丘尼。

  民國八十五年九月,學團擬於觀音鄉大同村購地建築校舍,慧英師父乃發心將其以畢生辛苦之血汗錢,所購置的兩棟房宅捐贈出來,作為購地的第一筆基金。雖只賣出一棟,另一棟也已交由本院全權處置,擬於九十四年本院二期建設計劃出爐之後,尋求買主,添作二期建設基金。

  師雖為院長之母,卻謙卑自持,勤作寺務。自奉甚儉,卻樂善好施。九十四年三月以後,師覺疼痛不適而求醫進藥,惜未發現其已罹癌。至七月七日,於台大醫院診斷,確認是大腸癌,但因延誤醫治,其癌已屬末期,並已轉移至肝與肺。師不願接受手術與化療,乃在法源講寺真理法師之指導與協助下,採用生機療法。法源講寺住持寬謙法師並慈悲提供前任住持覺心長老之療房,請師暫將常住事務萬緣放下,前去療養。

慧英師父與女兒性廣法師合影(94.7.30攝於六龜大行寺禪七期間)。

  師於療病期間,拒用止痛之藥,一心一意抵抗病魔,願以殘生護持三寶。因其性格堅毅,故即使於極痛之時,亦只是微發呻吟,在性廣法師與學團心住、心淳二師之悉心照護與扶持下,時而暫臥還起,減緩疼痛不適之感。對周遭師友之訊問關懷,誠摯感恩。

  九月二十一日,師自知已病入膏肓,乃同意作安寧療護,遂在慈濟醫院林碧玉副總執行長協助之下,送往慈濟新店分院心蓮病房,注射止痛藥物。師不再對抗病魔,但求往生彌勒兜率淨土,並矢願再來人間,度化有情。性廣法師知其平日誦念觀世音菩薩聖號,乃建請其一心專念觀音聖號,懇請菩薩慈悲護念,滿遂所求,接引其至兜率內院。

  九月二十四日下午,心住法師於看顧師之空檔,至病房外十餘公尺遠之「菩提居」(心蓮病房內所設置之佛堂),虔念《地藏菩薩本願經》,為師迴向。師雖全不知其所為,卻在其念畢迴向之同時,向余與性廣法師輕聲說道:「地藏菩薩就在床前。」

慧英師父(右一)於本年石觀音文節期間,抱病參與石觀音巡庄繞境活動
(94.5.28檔案照片)。

  晚間,因極不適而欲起身坐在輪椅。心住法師將師從床上抱起,安頓於輪椅上,師坐穩後,竟環抱住心住法師,無限疼惜地撫摸其頭與肩背,良久之後,復將立於左側之性廣法師與立於右側之筆者與張麗雲,亦一起環抱在其枯瘦手臂之中,輕輕撫摸。吾四人淚流滿面,隱約知道師在透露臨別訊息。

  九月二十五日凌晨二時,師將性廣法師喚起,平靜地與其訣別,並憶述母女相依為命之點滴往事。

  上午,性廣法師親為師剃髮更衣,學團師生前來探視,師竟堅持穿上長衫,端坐病床,一一向學團師生握手告別。並強忍病苦,依吾人為其播放之「南無觀世音菩薩」聖號,一句一句伴隨誦念。

  謹此感恩花蓮靜思精舍證嚴法師、林碧玉副總、慈濟醫院新店分院蔡勝國院長、喬麗華主任秘書,暨賴俊隆醫師、吳維珊護理長、護士吳秀燕、廖宜珍、陳映雪、陳嘉琪、護佐許家芸等心蓮病房中之諸位醫護仁者,對慧英師父之病情極為關注,並給予極殷重之醫療照護!

  謹此感恩花蓮慈善寺達瑩長老尼、照旭長老尼、台中慎齋堂普暉長老尼,不但前來探視慧英師父,為其備妥往生衣物、鞋襪、被具,並且帶領徒眾為師辦理移靈、入殮、追思贊頌等一切後事!

  謹此感恩陪同慧英師父抵抗病魔,並允將師遺骨舍利入厝法源講寺塔院之中的真理法師、寬謙法師、仁慧法師與法源講寺眾位師父。

  謹此感恩三個月來探視慧英師父以及師往生後前來悼唁的所有長輩與師友同道!

  南無當來下生彌勒尊佛!


相關文章

憶念慧英師父

吳一忠

  乍聞慧英師父往生的消息傳來,似乎有些難以置信,太快了吧!記得今年從弘誓學院畢業時,還見到慧英師父的身影,也看不出任何異狀。爾後,弘誓電子報報導慧英師父前往新竹法源寺靜養的訊息,然以為不過是太過勞累所導致,只要暫捨職事,安心調息,即可復原,孰料短短不到三個月的時間,就傳來此樁惡耗,真箇「人生無常」,老病死苦常隨逐。

  筆者一向不善記憶他人姓名,剛入學院時,慧英師父給我的印象是:皮膚較黑、聲音清亮、手腳靈敏、做事快速、說話直捷;慧英師父的法名,我應該是專修部二年級才知道的,至於師父是性廣院長的母親,那就更晚才知曉了。


專三畢業同學獻花給慧英師父並合影(94.6.19檔案照片)。

  我和慧英師父頭一次的對話,應該是專二時候。有一次,我吃過午餐在洗碗,慧英師父在大寮幫忙,我曾掌過廚,能體會大寮的辛苦,故感同身受的聊了一會。我問到:「那麼多人用餐,菜不太好煮吧!」她說到:「若色香味俱全的菜,大概都會吃完,較難處理的就是剩菜」,接著她將盤底的菜倒入碗中,吃個精光。並說到:「這些是人家供養的食物,千萬不可浪費。」

  我再問:「學院每天有那麼多人使用,水電等必須支出的費用一定非常驚人,常有人佈施四事,應該大有幫助吧?」她回答:「學院的開銷很大,不過我們不辦法會,指導法師和院長也不會四處特意募款,一切都靠信眾的供養,事實上是不足夠的。老實說,目前最需要的就是金錢。」說完後馬上又叮嚀了我:「自己知道就好,千萬不要說出去,免得院長不高興。」我當時認為:慧英師父直言不諱點出學院困境,該是有感而發,又礙於怕被誤為發牢騷,所以請我「禁語」。我也遵守承諾,沒提起此事,守口如瓶,至今才訴諸文字,諒必慧英師父不致見怪我吧!

  和慧英師父較熟稔之後,見面都會打招呼問候。某月,報到時,在知客室,見到師父在讀書,我打趣問到:「師父怎麼這麼認真啊?」,師父說到:「只怪從前書讀太少,佛法又深奧,不多努力不行,你們能來學院讀書,是有福報的,要精進一點才好。」此話令我汗顏,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回首當時正萌生懈怠感,若非當頭棒喝,今日豈能順利畢業。

  三年下來,和慧英師父已建立基本道情,出坡時遞飲料,特地留飯菜等,早屬家常,談話也不再生疏;但見她仍作務不斷,似乎並無不適的狀態,今日之病,可能是疏忽自己身體的警訊了吧!

  其實,對慧英師父有更深一層的了解,起因於專二生高慶珍的一席話。高慶珍是水電裝潢師父,護持學院十數年不遺餘力,他說:「慧英師父和性廣院長有棟房子,我正幫著維護,那是從前累積的資產,如今看到學院增建缺錢,他整修後,準備賣了房子蓋學院。」我不知該如何表達想法,在世態炎涼的今日,佛教界到處大興土木蓋寺廟的當頭,居然還有這種無我的精神,只為續佛慧命,而不積聚財富的人存在,真令我感佩讚嘆。我不守信用的全盤托出,只想讓大家知道:各位真的是跟對人了。

  緊接著,當我翻閱學生手冊,昭慧法師談到建校的緣起,在三十九頁中寫到:「由性廣院長拋磚引玉,將其母親僅有的兩棟房屋出售,以售屋所得作為第一筆建校基金」。此時,我才感受到慧英師父身為母親的偉大,以及她對學院的貢獻。若沒這第一筆基金,一磚一瓦如何堆砌,一花一樹如何林立,怎會有以後的弘誓學院,又怎能培養出佛門龍象。親愛的校友學員們,當您正享受學院的設施,聆聽優秀師資講課時,別忘了--這位默默付出的慧英師父。

  之所以想寫這篇文章,其實是想從小處著眼,「見微知著看事實,一沙一葉觀大千」,不神化,不鬼化,從這種角度去看真正的人。高僧自有人歌功頌德,但凡僧誰寫傳記。慧英師父雖已往生,但我不悲情,不想用哀痛的心緒悲悼。我不太會安慰人,不會勸人節哀順變,只想藉此禿筆,以平舖直訴的方法,簡單地表達出我所知道的慧英師父,其餘的留待他人評斷。

  「有生必有死」,這是定律,這是軌則,誰都無法避免,但留給後人的毀譽、好惡、聲名卻大不相同。在慧英師父身上,我們看到一個平凡出家人,行宜舉止的不平凡之處;在平實背後,所隱藏著的大願力;在平淡無求的表相中,所表達的大菩薩行,這才是我們應當效法之處。

  在「人間佛教」的理念下,慧英師父真正的身體力行,落實了此時此地此人的淨化,不但「將此身心奉塵剎」,更「將此身心奉弘誓」。為培育佛弟子,用盡最後一點氣力,散盡最後家產,走到生命終點。行無相佈施,無怨無悔,不求回報,不空談,不浮誇,不虛偽,典範在人間;雖非名僧大德,卻是真正的菩薩行者。了解這層意義,並「跟著走下去」,讓弘誓發光發亮,讓佛法廣度人間,我想:這才是紀念慧英師父的真諦! 

94.0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