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GIF (2461 bytes)

w-arts.gif (1232 bytes)〈佛教篇〉

林建德居士新書
《諸說中第一——力挺佛陀在人間》序

釋昭慧  

  林建德居士新書《諸說中第一——力挺佛陀在人間》,即將在十月下旬出版。蒙作者不棄,請筆者為本書寫序。筆者略讀全書之後,有兩種心情,一則欣慰,二則不忍。

  何以會有欣慰之情?原因有三:

  第一、建德仁者是筆者在佛教中所看到少數「好打不平」、為他人可以「不平則鳴」(如作者序文所自況)的人,這與筆者的性格,實在是「臭味相投」的。由於這種人在「以和為貴」的漢民族中,實屬少數,物以稀為貴,所以出現了與筆者同樣的「異類」,筆者當然是非常欣慰的。

  第二、筆者早年總是為了維護印公導師思想(在筆者來看,是維護筆者所理解也認同的真理),而不免為導師打抱不平,一一回應挑戰。讓教中許多大德,相當側目,視筆者為「好戰份子」。然而隨著歲數漸長,諸事繁冗,已經無暇閱讀那些「批印」之論,更遑論「回應挑戰」!如此長期下來,難免讓「批印」人士以為有機可趁,於是變本加厲,大寫特寫起來。而筆者由於時間不足,也只能抱持「不以上駟對下駟」的原則,來個相應不理,並深信歷史洪流,可以沙汰這些言論泡沫。

  然而「忍者默然,不忍者說」,這句律典金言,是筆者早年拿來證成自己「寧鳴而死,不默而生」之言行有理的「教證」,且前述「時間為我罩門」的苦衷,以及「不以上駟對下駟」的原則,並非人盡皆知(也有人明知而裝糊塗),於是一竿不入流之刀筆吏,乃一口咬定「印老門人釋昭慧一定是無話可說了,否則為何會這麼沉默」,然後達成「沉默就等於默認」的結論;不明究理的旁人,竟也展轉引用那些說法,把它們當作是定論。這樣對於不知情的讀者,是有可能產生「黃鐘毀棄,瓦釜雷鳴」的效果,而不容小覷的。

  然則建德仁者竟然將筆者已無時間負荷的,大大小小「回應挑戰」的工程,奮力單挑起來,這讓筆者如何能不深慶老幹新枝,代代相拓,「弘印」法將,後繼有人呢?

  第三、從建德仁者的論著以觀,筆者認為:他的辯證能力很強(可能因為受到英美分析哲學的專業訓練影響),對佛法的體會也切中要領,假以時日沉潛於內典之中,則其學術前途或道業前途,當必不可限量。以此筆者為建德而喜,為印公導師思想後繼有人而喜,為「法王座下又添孫」而喜!

  但是在另一方面,讀完全書內容之後,筆者又不免有著一股深切的不忍之情,原因有二:

  一、略讀本書,發現其中內容,大部分是針對現代禪教團的主張或溫金柯居士的大作而發的。然而無論是現代禪教團的創始人李元松老師,還是溫金柯居士本人,筆者都將他們視為朋友。我們都很堅持各自的觀點,並不是那種為了友誼而犧牲「真理」的人,由於彼此之間異質性極高,所以我們也時常會相互作直言諫諍。

  然而具足友誼的諫諍,畢竟還是與將對方當作「論敵」,在語調與態度上,有極大的差異,因此,作為李老師與溫居士的朋友,在讀本書時,看到建德仁者用極端銳利的方式表達其看法(針對溫居士的回應文最為明顯),內心自是深為不安與不忍。

  二、「忍者默然」之「忍」,不祇是「忍心」之義,也被當做是「認同、認可」義。筆者在大方向上,贊同建德仁者對印公導師思想的闡釋,不認同諸如「印老不重視修證」或「印老所提倡的『人間佛教』,導致佛教淺化與俗化」的說法,這些均已表達在筆者所著《世紀新聲》一書之中﹝注釋1﹞,茲不重贅。然而,筆者卻認為,對現代禪、李老師與溫居士,我們要珍惜他們的另一種認同,亦即對印公導師思想與人間佛教理念,在異中求同的深摯情義。

  年紀越大,在宗教界觀察越久,越發現哲學大師休謨(David Hume)說的有理:「理性是,而且應當只是情緒的奴隸。」當筆者體會到此一微妙的人性法則以後,在理性思辯之外,開始珍惜另一種認同,是即情感的認同。

  特別是筆者十餘年從事社會運動,不斷地向社會與教界,展開理性說服的過程,會發現到:有些人雖然想法與我們不同,但卻往往基於感情上對筆者認同的緣故,而願意站在筆者這一邊。反之,滿口佛學術語的人,照理說應該較能與筆者產生同樣的觀點,卻往往只因對筆者個人甚覺側目(或是妒恨),於是連攸關佛門榮辱的事,都可以袖手旁觀,甚至隨時落井下石。民主社會票票等值,即使那些票源來自基督徒與一貫道道親,也有助於達成筆者的運動訴求。到那時節,你就會發現:情感的認同,也是一種彌足珍貴的認同。

  基於以上的體會,針對現代禪朋友,筆者同樣珍惜他們對印公導師思想「情感認同」的可貴,認為在人間佛教的菩薩行伍中,多了一些可愛的朋友。說他們「打著紅旗反紅旗」,應非公允之論;因為現代禪一向自立門戶,而且有著自己鮮明的看法、主張與行事風格,反倒是李老師皈投「印公門下」,對於「在野外求生長大」而又重視師門倫理的現代禪人,是難免掣手掣肘、動轍得咎的。

  然而這些世事人情的體驗,是急不得的。筆者在建德仁者那樣的年歲,還不一樣是橫衝直撞,得理不饒人的呢?再加上筆者身為學術中人,對任何一種學術思想,總是有一份尊重,因此只能誠懇表達自己的想法,而無意強力說服建德仁者來改變本書的內容。

  無論如何,佛教學界的後起之秀林建德居士,即將出版他的第一本新書了!人生的每一項成果,在第一次面世的時節,對當事人而言,總是份外值得欣慶的大事。誠願分享建德仁者的這份慶喜之情,也期待他能以「不忍聖教衰,不忍眾生苦」的高潔心志,著作更多如理、如法的作品,向讀者分享他豐富的法喜!

  是為序。 

九十二年十月三日下午,出發至印度龍城龍樹學院弘法前夕

注釋1. 拙著《世紀新聲——當代台灣佛教的入世與出世之爭》,台北:法界,民國九十一年四月初版。

**本書將由中華佛教百科文獻基金會印行,敬請讀者逕洽該單位,詢問出版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