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ts.gif (1232 bytes)〈佛教篇〉

印度之旅隨行記

釋印悅  

92.10.3

  晚間七時,昭慧、性廣法師與學院師生等一行十一人,由學團監院心住法師等人送行,前往桃園中正機場與高雄法印講堂住持見岸法師、游祥洲教授、屏東融慎法師、順達國際旅行社李德用領隊等其他團員(共三十一人)會合。搭乘華航CI181-9:45班機,飛往印度首都德里(Delhi)。夜宿飛機上。

92.10.4

  凌晨印度時間2:15(印度時差晚台灣二時半,以下敘述採用當地時間),抵達德里。隨即前往國內機場轉搭印度航空CD7469-5:50班機前往印度佛教復興地——龍城(Nagpur)。由於印度佛教復興運動發起人安貝卡博士(Dr. Babasaheb-Ambedkar)的努力,以及世友先生等人的付出,印度現有佛教徒六千萬多人,其中大都來自於賤民階級。於轉搭國內班機的巴士上,游祥洲教授與團員分享他在龍城與當地民眾接觸的幾個小故事。並告訴團員,到達龍城,一定要學會Jai Bhim這個詞。Jai是「勝利」義,Bhim是安貝卡博士的小名。在龍城,佛教徒彼此間皆以此語互相打招呼,互相勉勵。因印度航機誤點,本應7:15分抵達龍城的班機,遲至9:45分才抵達龍城。世友先生(Dhammachari Lokamit ra)與龍樹學院師生在機場以花環竭誠歡迎每位來賓。

92.10.4 到達龍樹學院之後,
首先向領導五十萬賤民歸依佛教的安貝卡博士銅像獻花致敬。

  由世友先生陪同,離機場前往Centre Point飯店放置行李後,隨即搭乘巴士於11:40抵達龍樹學院,參加上午11:00龍樹學院(Nagarjuna Institute)所舉行的印度佛教復興運動慶祝大會暨男眾宿舍落成典禮(Inauguration of  Men's Residence)。一行人先至安貝卡博士像前獻花致敬,然後再至落成典禮廣場觀禮。本典禮,由世友先生擔任主席,龍城佛教復興運動負責人Dhammachari Vivekaratna為主持人、彌勒先生(Dhammachari Maitreyanath)將英文翻譯成當地馬拉地語(Marathi),共有英國倫敦大悲基金會(The Karuna Trust)主席Dhammachari Virabhadra、韓國淨土會(Jung To Society)指導法師法輪法師(Ven. Pomnyun Sunim)、昭慧法師與游祥洲教授四位貴賓蒞臨。典禮開始,由世友先生與四位貴賓向佛像、龍樹菩薩像及安貝卡博士像獻花、獻香禮敬,唱頌三歸五戒與讚佛曲,十三位台灣法師則在昭慧法師帶領下,三稱佛號與唱頌心經,接著馬鳴合唱團獻唱自作詞曲歡迎嘉賓(? 酉齔陔蘇O二世紀印度有名的文藝大師,以音聲動人的力量,感化人學佛,此合唱團命名「馬鳴合唱團」,深有寓意)。


92.10.4 在世友先生引導下,昭慧法師與韓國貴賓法輪法師等
師友一行進入會場。

  之後,由法輪法師與昭慧法師為命名「弘誓樓」的男眾宿舍剪綵。本次世友先生原本是安排法輪法師剪綵,但法輪法師見昭慧法師在旁,堅持法師與其一同剪綵。世友先生特為此男眾宿舍命名為「弘誓樓」,以四弘誓願自期,並以茲紀念與弘誓學院間的道誼。世友先生並說道:宿舍的捐款大都來自台灣的信眾,非常感恩台灣信眾對印度佛教復興運動的支持。然後,世友先生一一介紹四位貴賓,並請其致詞。

  韓國法輪法師是韓國民主健將,他在菩提伽耶,致力於慈善與教育工作,關懷最貧苦的人,也希望藉由幫助釋迦族而找回佛教的根。英國倫敦大悲基金會(The Karuna Trust)主席Dhammachari Virabhadra,是第一個走入印度從事慈善救濟的西方人,30幾年前他走訪印度貧民窟,從事貧民窟教育與慈善工作。但因無法獲得印度居留證,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只好返回英國成立大悲基金會,推動貧民窟教育與慈善工作。每年以200萬美金從事救濟工作。如今在與世友先生的合作下,印度已成立60多所貧民窟幼稚園。他於致詞時,跟與會大眾分享他目前在貧民窟工作的進展、困境、理念與展望。


92.10.4 龍樹學院舉行印度佛教復興運動慶祝大會暨男眾宿舍落成典禮,
在龍樹學院大廣場前搭建的舞台上,學團師生誦念心經。

  昭慧法師致詞時說道:佛教是平等的宗教,但二千五百多年前,佛陀所處的社會卻是有四性階級的不平等社會。婆羅門教的三綱為吠陀天啟、祭祀萬能與婆羅門至上,人的禍福掌控在天神手中,人為趨吉避凶,要透過祭祀取悅神明,但祭祀儀軌繁複,因此要透過婆羅門主持,也就造成了婆羅門為最高階級的情況。但佛陀透觀緣起後,教導自作業自受果,亦即自己的禍福由自己所造的善惡業而決定,將人的命運,從天神與婆羅門的手中拉回到人間眾生的身上,徹底顛覆婆羅門教。這是世尊當時所進行的溫和革命。我們今日得享民主成果,是很多民主鬥士與基督教徒血汗努力的結果。但二千五百多年前,世尊即已有了眾生平等的創發。



92.10.4 從台上眺望台下,坐在棚內參加典禮的信眾,數以千計
(台上背對鏡頭的比丘尼眾大都是本院師生)。

  基督教認為人是依上帝肖像所造,因此人與人間是平等的。但人受上帝委託管理大地,動物是人所役使的對象。且其與伊斯蘭教皆強調自己是唯一真理,他人為魔鬼。也因此,伊斯蘭教與基督教為爭論誰是唯一真理而彼此戰爭多年。基督教強調人人平等,此是其較婆羅門教進步處,但佛教的眾生平等義,又超前於所有宗教。且佛陀基於緣起的智慧,主張不與眾生諍,佛陀從不認為自己是真理,他人是魔鬼,也因此,歷史的演變中,佛教鮮少興起宗教戰爭。這是因為佛陀體悟到,緣起的世間,受限於有限的感官與成長背景等,每個人只能看到部分因緣,無法洞觀所有因緣。也因此,佛教強調的非是唯一真理或自我認同,而是無私的分享。法師並舉慈濟在印尼的援助為例。慈濟在印尼當地建立1 000戶民宅,但慈濟不但不侵擾當地人的信仰,反而為其建立一座伊斯蘭教教堂。從這裡,可以看出佛教徒尊重他人宗教情感與尊重其他宗教的精神。末了,法師特別感恩印度,因為印度是中國佛教的祖國。昭慧法師此 段講詞由印度龍城導遊蘇達努先生(Sutanu Banerjee)的太太Suvarna女士翻譯成龍城當地方言馬拉地語。


92.10.4 龍樹學院男眾宿舍由法輪法師剪綵,
法輪法師謙請昭慧法師與他共同執剪。

  之後,世友先生代表龍樹學院敦請游祥洲教授擔任龍樹學院榮譽教授與首席顧問,並致送聘書。游祥洲教授於致詞中表示:中國佛教師承印度,但佛教在印度已經衰亡,現在龍樹學院重新培養佛教師資,使我們看到印度佛教復興的希望,我們非常樂意給予支持。

  典禮結束前,昭慧法師一行人並捐款美金5,200元、台幣23,900元、印度盧比5,500元、夾克、運動衫六大包及昭慧法師所著《佛教規範倫理學》與《千載沉吟》各二本。當日落成典禮人潮絡繹不絕,人人咸感歡喜。15:00典禮畢,一行人返回Centre Point飯店用中餐。用餐時,游祥洲教授邀請法輪法師為明天在龍樹學院女眾部舉行的昭慧法師專題演講中,擔任回應人,法輪法師欣然同意。


92.10.4 龍樹學院男眾宿舍取名「弘誓」,剪綵已畢,一行人於紀念碑前合影
留念(左起:世友先生、Virabhadra先生、昭慧法師、法輪法師、游祥洲教授)

  晚間七時,世友先生同Dhammachari Virabhadra、韓國法輪法師一行五人與台灣昭慧法師一行三十一人,參加於佛教復興廣場(Deeksha Bhoomi)舉行的印度佛教復興運動47週年紀念大會(Dhammachakra Pravartan Din),這是為紀念印度佛教復興運動發起人安貝卡博士帶領50萬印度賤民皈依佛教的47週年慶(安貝卡博士於1956年10月14日帶領50萬印度賤民皈依佛教)。安貝卡博士曾為印度司法部長,也是印度獨立憲法起草人之一。當晚紀念廣場因參與盛況的人群眾多,全面實施交通管制,為確保與會貴賓的安全,與會貴賓在武術義工手牽手成兩列的保護下,於兩列間慢行。一行人先至安貝卡博士舍利塔致敬,昭慧法師並帶領台灣團員於舍利塔前唱頌佛號、心經及迴向文。


圖為1956年10月14日帶領50萬印度賤民皈依佛教的安貝卡博士像。

  登上紀念廣場高台後,昭慧法師於簡短致詞中說道:今日回到信仰的故鄉,印度是中國佛教的祖國,我們非常感恩與榮幸,來到此處與大家一起紀念安貝卡博士帶領大家皈依佛教的47週年慶。過去佛教是從印度開始的,未來的佛教,也要從龍城出發走向全世界。

92.10.4 百萬人齊聚龍城的印度佛教復興 47週年慶,在佛教復興廣場
(Deeksha Bhoomi)高台上,昭慧法師與法輪法師(左三)分別致詞
(左一:來自英國的Virabhadra先生;右二:性廣法師;右一:見岸法師)。

  從紀念廣場的舞台上放眼望去,人山人海,不知邊際,是晚約有百萬多人齊聚廣場。9:15分,一行人返回飯店休息。由於印度是選舉制,龍城佛教徒雖大都是賤民,但民主制度票票等值,印度政府也日漸重視這群人的力量。也因此,當日來龍城集會的群眾,其來回的火車票皆免費。於回程中,游祥洲教授說道:昭慧法師是印度佛教復興運動週年慶第一位站在台上的比丘尼,意義重大。每當他看到印順導師《印度之佛教》的「密教之興與佛教之滅」,內心總感到深沉的痛楚。但如今印度佛教復興,他希望昭慧法師繼導師《印度之佛教》的最後篇章,接著寫印度佛教之復興。


92.10.4 百萬人齊聚佛教復興廣場(Deeksha Bhoomi)。
遠方白色建築物為安貝卡博士舍利塔。

92.10.5

  上午7:30,一行人出發前往龍樹學院女眾部。他們特別於沙地上,以彩色顏料彩繪圖案,歡迎嘉賓,其圖案色彩繽紛,非常特殊。

  上午9:30,昭慧法師首先發表專題演講:「佛教女性——新的角色與挑戰」。專題演講由龍樹學院女眾部Vijaya擔任主持人。演講一開始,法師先唱頌中國傳統佛教講大座時的鐘聲偈,與與會大眾分享。講題分三方面敘述:一、傳統佛教對女性的歧視,二、歧視的觀念與制度所帶來的後遺症,三、當代佛教女性的角色重塑。


92.10.5 昭慧法師於印度龍城龍樹學院女眾部演講,
女眾百餘人與男眾幹部到會聆聽。

  龍城佛教復興運動負責人Dhammachari Vivekaratna亦到場聆聽法師演講。

  韓國法輪法師回應時,首先回溯女眾出家的歷史,並提及女眾在社會上的不平等地位,例如女眾在社會上是沒有地位的,其地位依其一生中三個男人(父親、丈夫、兒子)而定,若沒有這些男人,女眾在社會上即無法為自己定位。也因此,女眾的出家是女眾自身第一次自覺地為自己爭取自由與平等的對待。雖然成立比丘尼僧團困難重重,他勉勵在場的學生能成立比丘尼僧團,因為第一個比丘尼僧團是在印度成立的,如今比丘尼僧團雖已消失,但希望昭慧法師與學院師生能再度地在印度重建比丘尼僧團。聽完昭慧法師的演講,法輪法師說道:直至今日,我才知道比丘尼所受到的不平等待遇,在此我僅代表所有的比丘向比丘尼致歉。


92.10.5 座落在貧民窟的人間社區活動中心暨幼稚園。

  之後,由游祥洲教授發表論文。

  部分團員參觀畢,在領隊李德用先生陪同下,參觀當地錫克教廟與印度教廟。參觀錫克教廟時,適值他們的「午供」。寺廟嚮導留團員用午餐,供神畢,所有人齊聚地下室,地下室鋪有幾條紅色地毯,中間留通道,我們跟著錫克教徒席地而坐,之後,有人發鐵盤,以鐵桶分發食物,我們即在此與錫克教徒一起享用午餐,藉此體會不同的宗教生活。

  13:45演講畢,一行人回飯店用餐。

  下午四時,昭慧法師應世友先生之邀請,主持貧民窟「人間社區活動中心」(Manavata Community Centre)剪綵活動。但因韓國法輪法師的友善表現,剪綵時,昭慧法師特請其一同剪綵。此社區活動中心白天為貧民窟幼稚園,晚上則是社區活動中心。為了紀念與昭慧法師的法緣,也認同昭慧法師弘傳佛法的理念——人間佛教,故將此特別命名為「人間社區活動中心」。在貧民窟建立幼稚園的理念及其進行模式主要來自英國倫敦大悲基金會主席Dhammachari Virabhadra,經費亦大都由大悲基金會提供。本次剪綵活動,與會來賓尚有英國倫敦大悲基金會主席Dhammachari Virabhadra、韓國法輪法師與游祥洲教授。世友先生介紹來賓畢,由貧民窟兒童表演舞蹈與歌曲,其純真的表演,博得與會大眾熱烈的掌聲。

  昭慧法師致詞時表示:非常感謝世友先生以「人間」命名此活動中心,由此可知世友先生念茲在茲地在實踐人間佛教,充分發揮「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精神。兒童是國家未來的希望,因此世友先生與Dhammachari Virabhadra的教育工作是非常有意義的。法師也勉勵幼稚園的兒童要自我期許,成為像安貝卡博士與佛陀那樣偉大的人,讓明天的社會更加美好。


92.10.5 幼稚園
剪綵典禮中,幼稚園小朋友歌舞表演。

  18:10剪綵活動結束後,隨即搭車前往龍樹學院本部參觀龍樹學院大殿及男眾宿舍,此兩棟建築保留磚塊建築原貌,設計頗有特色。參觀結束後,接著參加晚上19:00開始的龍樹學院師生的印度文化表演,表演內容包括舞蹈、佛教故事所編的短劇、佛教歌曲等。在昭慧法師的帶領下,台灣法師們則唱頌彌陀讚,昭慧法師並簡短說明彌陀讚的意義,與與會大眾進行中印文化交流。21:10,一行人回飯店用餐、休憩。


92.10.6 於加爾各答德蕾莎修女墓前合影。

92.10.6

  從今日起,開始印度聖跡巡禮之旅。上午用餐畢,一行人前往機場搭乘印度航機CD7271-7:30由龍城飛往印度東岸最大海港城市加爾各答(Kolkata),9:15抵達。

  10:00搭乘巴士前往德蕾莎修女在加爾各答的修道院。10:40抵達後,團員在幾位修女的陪同下參觀該處,並於德蕾莎修女室內墓地前右繞三圈致敬。法師並向團員開示:德蕾莎修女雖非佛教徒,但卻是典型的人間佛教典範,令人尊敬。大眾於墓地前合影留念。德蕾莎修女照顧貧民的地區在南加爾各答,因時間不充裕,無法前往參觀。


德蕾莎修女像。

  離開後,一行人前往餐館用餐,用餐畢,前往維多利亞博物館,但因時間不夠,只在門口處逗留十分鐘,讓大家照相留念。隨即前往機場搭乘S2116-14:10飛機(Air Samara)往巴特那(Patna,即華氏城)。本段行程原非在預定行程中,但因加爾各答飛往巴特那的飛機由原先的12:00更改為14:10,團員在加爾各答須停留五小時,領隊李德用先生特為團員安排此一活動。

  15:10抵達巴特那後,隨即搭乘巴士欲前往那爛陀大學遺址(約九十公里),但18:00時,仍未到達目的地,且嚴重塞車,為避免到達後天色已黑,入門處關閉無法參觀,故一行人改往王舍城法華飯店用餐、休息。

92.10.7

 凌晨5:00出發,搭乘巴士至靈鷲山下,步行上山。靈鷲山上有一石頭狀似鷲鳥,因以之為名;此山中途,並有傳說為阿難與舍利弗尊者坐禪的石窟。據大乘經中記載,佛陀曾於靈鷲山上講說《法華經》等大乘經典,因此日本人特重靈鷲山。領隊李德用先生為保護團員安全,特請六位當地警察陪同團員上山,步行約半小時後到達山頂的佛陀說法臺,大家先以香、花供養,並於山上做早課,靜坐。從靈鷲山往山下望去,昔時佛陀常住持說法的王舍城盛況已不復見,只剩下一片森林。


92.10.7 靈鷲山因山頂上一狀似鷲嘴的大石而得名;
據大乘佛經記載,佛陀曾於此宣講《法華經》等有名之大乘經典。

  昭慧法師向大眾開示:西元十二世紀,佛法在印度消失,但由於佛弟子的努力,今日我們在龍城見證了佛教的復興。我們每個人皆應發願將靈鷲宗風傳揚到世界各個角落。無論如何,現今佛教在印度已非主流,光輝的佛教遺跡已不復存,這警惕著我們,令正法久住、荷擔如來家業是每位佛弟子的責任,也是每位思欲報三寶恩的佛弟子的本份事。


92.10.7 拂曉時分大眾在靈山上早課、靜坐結束,然後於佛陀說法臺合影。

  在靈鷲山上,巧遇研究印度佛教遺跡甚有成就的日本前田行貴教授及其團員,大家非常高興並合影留念。記得昨晚在住宿的法華飯店用餐時,昭慧法師曾贈送前田行貴教授其所著的《佛教規範倫理學》與《千載沉吟》二書,我團員也拿出路途上做為參考,前田行貴教授所著的《印度佛跡巡禮》,請他在書上簽名。後來在菩提伽耶(Boddhgaya)、瓦拉那西(Varanasi,即波羅奈)亦與他們幾度巧遇,真是有緣。


昭慧法師與《印度佛跡巡禮》作者前田行貴教授於
阿難尊者修行洞窟前之山道石階上合影。

  8:00返抵山下,驅車不久,即經過摩竭陀國頻婆沙羅王被其子阿闍世王囚禁處遺址(Bimbisara’s Jail)。頻婆沙羅王曾從被囚的房間窗戶遙望靈鷲山而思念佛陀。當我們站在牢獄遺址處遠眺靈鷲山,似亦能揣摹並感懷昔時頻王遙望靈鷲山時的心境。


92.10.7 那爛陀大學遺址。

  上午9:10,抵達那爛陀佛教大學遺址參觀。此大學是5∼12世紀時著名的佛教大學,全盛時期之幅員,長寬各為5、10公里,其中有十萬多名學僧就讀。唐朝玄奘大師西行求法時曾在此處向戒賢法師學習唯識。十二世紀末為伊斯蘭軍隊所毀,傳說大火漫燒三個月,許多經典毀於一旦。考古學者根據玄奘大師《大唐西域記》的記載,重新發掘部分遺址。遺址處處可見火燒痕跡,令人不勝唏噓。

  10:00參觀畢,搭車士前往菩提伽耶。途經前往韓國法輪法師道場的岔口,法輪法師曾邀請昭慧法師與大家前往參訪,惜因時間不夠,昭慧法師等贈以印度盧比6,000元、衣服二大箱及所著之《佛教規範倫理學》與《千載沉吟》二書,由前來等候的信士攜回,代以致意。


92.10.7 下午,涉水渡尼連禪河,於河中回望,遠眺苦行林與前正覺山,
佛陀曾於苦行林六年修苦行,並於前正覺山降伏事火外道三迦葉。

  約下午二時,抵達牧羊女蘇佳達紀念塔遺跡(Sujata’s Stupa),此處為佛陀苦行六年後,接受牧羊女蘇佳達乳糜供養處。佛陀接受供養後,於尼連禪河洗淨污垢。昭法師領大家涉水行過尼連禪河,以體會並緬懷當年佛陀求道的精神。團員本來興致盎然,但行經田野前往河畔時,沿路上許多印度大人、小孩緊緊跟隨乞討,對大家虔敬的朝聖心情干擾極大。看到他們貧苦的情況,人人皆興起惻隱之心,但行程前領隊再三交代,不可給予乞討者任何東西,因為一旦給予,不但會有更多人蜂擁前來,且乞討到東西者,則將被力量大者毆打、搶奪。這並無助於他們,且易養成他們乞討要錢的惡習。


92.10.7 佛陀成道處之菩提樹與金鋼座,左側為大覺寺壁佛雕。

  這樣的經驗,讓團員真正體會到龍城印度佛教徒的可貴,也更敬佩世友先生與Dhammachari Virabhadra所推展的教育理念。因為真正對印度人有幫助的不是物質救濟,這只是濟一時之窮,真正要改變他們,使他們自覺性地奮發向上,必須從教育著手。例如,在龍城,安貝卡博士教導他們,即使身上只有一件衣服,也要將其洗刷乾淨,因此在龍城,即使貧民窟的兒童,穿著亦甚整齊清潔,且無乞討現象,感覺的到龍城的希望與光明。但在此處,卻是失望與嘆息,看不到這個國家未來的希望何在。


菩提伽耶大覺寺夜景。

  上岸後,一行人步行至不遠處的佛陀成道處——菩提伽耶,參訪菩提樹、大菩提寺(Mahabodhi Temple,簡稱大塔)、阿育王石柱、金剛座、佛陀成道四十九日所經處等。一行人在昭慧法師帶領下,念佛號繞大菩提寺三匝,並於菩提樹旁唱頌梵唄,靜坐。17:30,一行人步行回Mahayana Guest  House飯店休息、用餐。

  晚間20:15,一行人再至大菩提寺,與住持Bodhipala法師晤面交談,昭慧法師並贈與所著之《佛教規範倫理學》與《千載沉吟》,兩人合影留念。之後,昭慧法師帶領同學唱頌讚佛偈後,繞塔三匝。返回飯店休息。


92.10.7 晚間,昭慧法師領眾於佛陀成道之菩提樹下誦經、讚佛與經行。

92.10.8

  上午5:30出發,前往瓦拉納西、鹿野苑(Sarnath)。此趟車程較遠,預計十小時才能到達,因此領隊準備午餐盒,讓大家在車上享用以節省時間。路途間,領隊李德用先生見大家疲憊,找了一家路邊的餐飲店,讓團員享受印度奶茶與印度大餅,鬆緩筋骨。晚間6:25,抵達瓦拉納西,夜宿Radisson飯店。

 

  沿途,從車內往外望去,處處可見幾人合抱的大樹,有些住家為了保護樹木,甚至於圍牆上挖洞讓樹能繼續自由生長。牛、豬、羊等也安詳地行走於路中央。如廁時,印度人不用衛生紙,都以水洗淨。強烈地感覺印度人不侵擾大自然,與大自然及動物和諧共處的情懷。但印度卻是非常沒有效率的國家,據領隊說,今日通往鹿野苑的這條路,三年前即已開始築路,但直至今日,卻仍只見沙堆一堆堆地置於路邊。而由瓦拉納西過尼連禪河通往牧羊女村落的橋,據說日本人共捐款當地政府五次請其建橋,但皆無下文,最後日本人只好自己帶材料及工人親自監工建築,才得以完成。

92.10.9

  清晨5:00出發,前往恆河左岸的瓦拉納西,這是一座具有三千年歷史的古城,因為是印度教聖地,三千年來,這座古城一直矗立在恆河左岸,與古羅馬同樣擁有「永恆之城」的美名。在恆河的船上,可以感受印度教人對聖河的虔誠,也可以感受恆河與印度教人生老病死間的密切關係。印度教人一生最少要來恆河一次,每個村落,每年也會派人來恆河朝聖,並帶回恆河水與村落人分享。印度教人死時的願望,是於恆河邊火化,不行者,則請親戚或同村人至恆河朝聖時,將其骨灰灑於恆河上。團員聽到導遊如此說,開玩笑建議,印度人應開家快遞,專門負責運送骨灰至恆河,導遊開玩笑說:這商機很大,肯定賺錢。


92.10.9 恆河西岸景觀。

  近岸邊,有許多人脫衣半身或全身浸入水中,或雙手掬取恆河水祝禱。河岸邊,有許多行宮,用以提供皇族來恆河朝聖時休憩用。也有火葬場、稅捐處等。領隊李德用先生請了兩位樂師在船上演奏,讓我們體驗不同的印度音樂。這日清晨,天色濛濛,水流湍急,無法見到恆河日出景象,也無法到達恆河對岸(西岸)觀賞。團員採集恆河沙,用以紀念或與其他佛友結緣。


92.10.9 恆河晨浴一景,印度人虔信恆河聖水能洗淨人的罪垢

  6:50結束後,領隊李德用先生為使我們體驗人力三輪車,特別讓兩人乘坐一輛人力三輪車到巴士停放處,這真是有趣驚險的經驗,沿途為閃避車輛,三輪車常呈現30或40度傾斜,令我們不禁抓緊椅背以免滑落,也對駕駛者的技術嘆為觀止。之後,返回飯店用早餐。

  上午8:40抵達五比丘迎佛塔(Chaukandi Stupa)巡禮。後約三分鐘車程處,是鹿野苑(Sarnath),這是世尊初轉法輪處,佛陀在此處宣說四諦三轉十二行相。在此處,參訪佛陀初次說法之平台、阿育王為紀念佛陀初轉法輪所建之紀念塔與阿育王石柱(只剩柱子,柱頭的四頭獅子像在「鹿野苑考古博物館」)。一行人在昭慧法師帶領下,從佛陀初次說法之平台起念佛號右繞三匝、早課。


92.10.9 清晨泛舟於琲e之上,船頭兩位樂師傳來悠揚的印度傳統音樂與歌聲,
令人油生穿越時空與異域文化之思古幽情。

  昭慧法師並開示道:昨日從菩提伽耶搭車來鹿野苑,共十二小時,非常辛苦。佛陀成道後,雖也為其他的優婆塞、優婆夷說法,但他內心始終惦記著當初因佛陀喝乳糜,認為佛陀已墮落而對其產生懷疑、鄙視並棄他而去的五位修道人。從佛傳,我們很難了解其中路程的艱苦。但昨日坐車,我們就可以體會。那五位修道人雖最終棄佛而去,但佛陀念茲在茲地就是想報答這五個人起初服恃他的恩情,從這可看出佛陀人格中非常偉大的典範,那就是感恩。人心有個麻煩,那就是他人對你再好,一旦有了一樁不如意事,就忘了對方的恩情,反目成仇。或事情做了百分之八十,後面的百分之二十卻產生放逸心、懶惰心,不想做了。從佛陀度五比丘,我們可以從這裡得到啟示:感念他人對我們的種種好? A不念一、兩件惡;亦不因一二人之惡,而捨棄一切眾生。要向佛陀學習,做到最終的完成。


92.10.8 鹿野苑五比丘迎佛處。

  佛陀在鹿野苑之前,亦有對優婆塞、優婆夷說法,但直至鹿野苑說法,才被稱為初轉法輪。這是因為之前的說法,著重在共世間的佈施、持戒、生天之法,直至鹿野苑,才宣說四諦三轉十二行相之不共世間法,此時方稱具足三寶。但即便只是宣說生天之法,也已顛覆了婆羅門教的基礎——婆羅門教三綱:吠陀天啟、祭祀萬能、婆羅門至上。《奧義書》中的業與輪迴,已是初步把人未來的前途從天神、婆羅門的手裡拿回到自身,這是業的可貴處。佛陀宣說的無我教義,又再超前了當時的沙門文化。

鹿野苑佛陀初轉法輪處之紀念大塔。

  一行人後步行至對街的「鹿野苑考古博物館」,博物館解說員為團員詳細說明阿育王石柱柱頭部分的四頭獅子像、象徵世尊生涯的八相圖石板及佛教美術史上最高傑作之一的初轉法輪說法佛像,此說法佛像之說法印,是表解開環結的手勢。後乘車至斯里蘭卡寺參觀,此寺之佛像,即是仿初轉法輪說法佛像而制。11:50離開,用餐後,前往拘尸那羅(Kusinagara)佛涅槃處,晚間10:30點抵達Royal Residency飯店用餐、住宿。

92.10.10

  上午6:10抵達大涅槃寺(Mahaparinirvana Temple)參觀,寺內陳列北枕西向、長6.1公尺的巨大佛陀涅槃像。大家在昭慧法師帶領下,念誦佛號繞佛三匝、唱佛寶讚禮敬。大涅槃寺東邊,則是緬甸人建造的阿難尊者紀念塔。


92.10.10  昭慧法師帶領大家在佛陀涅槃像前恭誦「佛寶讚」。

  7:20至希拉那瓦提河畔天冠寺遺跡的佛荼毘塔(Ramabal Stupa)參觀。團員在此獻花、繞塔禮敬。後至香港比丘尼所創建的雙林寺參訪,與現任越南籍的住持智順法師(Rev. Thich Nu Tri Thuan)晤面,並供養印度盧比、素食材料及昭慧法師所著之《佛教規範倫理學》與《千載沉吟》,大家並合影留念。

  9:20離開。在印度這段期間,非常感謝印度英文導遊Pauan Kumar Mishra、中文導遊白奮龍先生(Praphull Nayal)的導覽、說明。


92.10.10  大涅槃寺(右)東邊是阿難尊者紀念塔(左)。

  下午在前往印度、尼泊爾邊界途中的巴士上,昭慧法師向大家開示道:一、一般人容易有「接班人」的迷思,但佛臨涅槃時,阿難問到,佛滅後應以誰為師?佛答阿難:應以波羅提木叉為師。佛弟子應「自洲以自依,法洲以法依,不異洲,不異依。」不應有追隨領袖的迷思,而要以法為依,培養獨立判斷的精神,「依法不依人」。二、《佛遺教經》言:「我諸弟子展轉行之,則是如來法身常在而不滅也。」舍利弗涅槃後,佛亦說其五分法身不滅。可見法身常在的課題,在於佛弟子是否能稟承佛陀教法真實修證。因此,大家皆因努力使佛法能長存世間,永為眾生依怙。


92.10.10  寺前的娑羅樹幹中段開叉分枝,冥合佛陀涅槃於娑羅雙樹的意境。
原樹已毀,此樹由前田行貴教授種植,樹齡約四十年。

  度過邊界後,先至Lumbini Hokke Hotel用餐、放置行李。Ven. Sujata Shakya比丘尼在此與昭慧法師會面,邀請法師參觀其所暫住的法稱寺嵐毘尼分院,Ven. Sujata Shakya是喜馬拉雅山佛化教育基金會派駐在嵐毘尼從事教化、教育工作者。這位法師目前在當地中小學弘法,使得約70﹪的學生信佛。


92.10.10  天冠寺的佛陀荼毘塔遺跡。

  16:45(尼泊爾時間晚台灣兩個小時十五分,以下用當地時間)參觀日本人所造的「釋迦本堂」佛塔,團員繞塔三匝禮敬。17:25參觀佛陀誕生處——嵐毘尼園,於此處可見摩耶堂(Maya Temple),內奉摩耶夫人手攀無憂樹,太子從右協誕生像。此是四世紀笈多王朝時的雕像,但回教入侵時浮雕的表面被削去,只剩下雕像的輪廓。在此處亦可看到阿育王石柱、無憂樹等。昭慧法師帶領團員在無憂樹下念佛號右繞三匝。接著到南傳佛教寺院(Lumbini Buddha Bihar),住持Ven. Vimalananda法師接見團員,並以上穿三顆菩提樹子的紅線結在團員手腕上為團員祝福。後至Ven. Sujata Shakya比丘尼暫住的法稱寺嵐毘尼分院參訪,昭慧法師一行人並供養Ven. Sujata Shakya教育基金美金800元、衣服兩大包及昭慧法師所著之《佛教規範倫理學》與《千載沉吟》。其後,至中華寺參訪,這間寺院由中國大陸興建,規模宏大,但是夜間視線不良,無法仔細觀看。住寺果亮法師接待團員,一聽到昭慧法師蒞臨,他感覺非常高興,因為他曾閱讀昭慧法師著作,感覺非常契合,因此也上弘誓網站瀏覽有關法師著作與訊息。但因夜深,昭慧法師恐打擾住眾,一行人告辭返回飯店。


92.10.10  佛陀誕生地——嵐毘尼園無憂樹下,大眾念佛繞樹三匝。

 

92.10.11

  7:45抵達佛陀故鄉迦毘羅衛城遺址,但此遺址仍未經考古認定。一行人循著傳說為佛陀夜半踰東城城門而出的途徑走了一回,面向印度佛陀離家修行經過的路線。


92.10.11  佛陀故鄉迦毘羅衛城遺址。

  10:00前往機場搭乘飛機往尼泊爾首都加德滿都(Kathmandu),但因濃霧,原定班機取消飛行。遲至14:50團員才分二梯次,乘坐16人座小飛機飛往加德滿都。於飛機上,清晰可見壯闊的喜馬拉雅山脈,性廣法師並於駕駛座後方攝得世界最高峰聖母峰(海拔8848m)的照片。從飛機往下望,山脈綿延一望無際。約40分航程後,抵達加德滿都。游祥洲教授指出:加德滿都是以文殊菩薩命名,市區以密教壇城方式設計,因此在加德滿都,只要認識五方佛,就不會迷路了。


92.10.11  尼泊爾巴丹市古都舊皇宮街景。

  用餐後,17:00前往巴丹市古都參觀著名的千佛寺、舊皇宮、黃金廟等。千佛寺為仿大菩提寺的磚造佛寺,經三代建造完成,距今有400年歷史。黃金廟是尼泊爾的最大佛學院,收入歸釋迦族,且釋迦族人一生中必須於此處出家一個月。內有用黃金寫就的心經。尼泊爾憲法規定釋迦族不用當兵,理由是因為他們太慈悲了。但因團員抵達時間已晚,寺廟已關門,一行人無法進入參觀。廣師父開玩笑道:印度人什麼時間都不準時,唯獨關門時間最準時。

  這次的參觀非常有趣,導遊Kabil Timilsina講了許多尼泊爾的傳說,讓團員更加了解建築物特色與由來。本來預定行程中,今晚是自由購物時間,但因時間已晚,基於安全考量,改至明天。一行人返回凱悅飯店用餐、休息。  

92.10.12

  凌晨5:30,自由前往具有2000年歷史的世界最大佛塔——博達佛塔繞塔。博達佛塔四周有許多藏傳佛寺及小攤販。8:15,一行人至博達佛塔。博達佛塔與自性寺(俗稱四眼天神廟)是加德滿都最大的兩座佛塔,傳說內有佛舍利。博達佛塔代表地水火風天五種元素,基層代表地,白色圓形基代表水,佛眼代表火,中間十三層階梯式建築代表風,上面黃金色傘蓋代表天。白色圓形基代表宇宙,佛眼代表和平,佛眼下方的鼻子是尼泊爾文的「一」字,象徵佛法的不二般若。十三層階梯代表十三層天界,通過以後即是成佛。上面的蓮花代表涅槃境界。


92.10.12 加德滿都博達佛塔。

  10:35,走訪杜爾巴廣場,參觀加德滿都古皇宮、活女神廟、獨木寺等。獨木寺的特殊之處在於整棟建築由一株樹建造而成,故名「獨木」。尼泊爾尚有「活女神」信仰,通常遴選一位三、四歲的小女童為活女神,條件有四:一、必須是釋迦族人。二、沒有受傷、流過血的女孩,故活女神初經來時就必須卸任。三、須住近皇宮一公里內的女孩。四、容貌、體態等須具有三十二種好相。擔任活女神期間腳不能觸地,一年由側門出巡一次(卸任時才走正門)。當地人見活女神時,活女神若笑或哭,即表示不吉祥;當地人民盛傳,三年前尼泊爾皇族血案前,國王前往朝拜活女神時,活女神曾露出笑容,國王亦因此而忐忑不安,沒想到後來即發生皇族血案。當地活女神卸任後,婚嫁多不幸福,因此當地人迷信不願娶活女神。這是當地非常特殊的民族信仰。


92.10.12 加德滿都皇宮廣場前大黑天像。

  除此之外,一行人也參觀了大黑天的雕像,當地傳說,若在此大黑天像前說謊,將吐血而死。因此位於對面的法院判決時,都會將兩造帶到大黑天像前,再一次陳述供詞。廣場前有許多鴿子,昭慧法師買飼料餵食時,不料原本躺著的水牛猛然站起,湊過頭來搶著吃飼料,不肯放口,大家都笑開了。

92.10.12 加德滿都皇宮廣場前懶洋洋躺著的小牛,
見到昭慧法師要餵鴿子,立刻起身湊過頭來,大剌剌地吃起盤中玉米。

  參觀畢,大家自由購物。前往中國餐館用餐時,游祥洲教授邀請釋迦明德教授、Andrea女士等三人與昭慧法師一同用餐。釋迦明德教授主要負責喜馬拉雅山佛化教育基金會在尼泊爾的教化工作。這次用餐,主要是先與法師討論有關下午法稱寺演講的翻譯事宜。


92.10.12 牛吃過半之後,方才撒給廣場鴿群。

  用餐畢,14:30昭慧法師應邀至法稱寺(Dharmakirti Buddhist Study Circle)演講,講題為「當代台灣佛教女性的角色與挑戰」,由法稱寺比丘尼住持法燈法師(Ven. Dharmawati)任主持人,游祥洲教授翻譯成英文,釋迦明德教授翻譯成尼泊爾當地語言。尼泊爾當地共有二十八位已受具足戒的比丘尼,這次演講,共有二十三位比丘尼到場聆聽。昭慧法師以自身的觀察所得與學理基礎探討佛教男女間的平權問題,提供當地比丘尼為借鏡,意義非凡。法燈法師聽完演講後,聲稱她將會以昭慧法師所講的這些觀念,加強訓練跟在她身邊學習的比丘尼。演講後,法燈法師致贈昭慧法師莊嚴的舍利塔一座及嵌有法稱寺嵐毘尼分院照片紀念盤,昭慧法師則致贈其所著之《佛教規範倫理學》、《千載沉吟》各二本與大家合捐的美金800元及衣服二大包。並贈送釋迦明德教授《佛教規範倫理學》、《千載沉吟》二書。

92.10.12 在加德滿都法稱寺演講
(右二:法稱寺住持法燈法師,左二:游祥洲教授,左一:釋迦明德教授)。

  14:00∼16:00部份團員至坦米爾區選購禮品。性廣法師等人於坦米爾區街道上巧遇曾參加弘誓主辦的帕奧禪修營禪修的美籍Dhammadinna與西班牙籍(長住英國)的Jotika兩位法師。兩位法師目前追隨達賴喇嘛於德蘭沙拉修學佛法,預計明年至台灣受比丘尼戒。二人並擬於南印成籌建道場,提供西方比丘尼修學佛法。兩位法師並一起參加團員晚上的活動。


92.10.12 法燈法師致贈紀念品。

  17:50應前來聽講Andrea女士邀請,大家前去向其師父珠脫仁波切禮座。珠脫仁波切並為大家開示,且提到非常感謝台灣信眾捐款塑建寺裡的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像。結束參訪後,乘坐三輪車至尼泊爾餐館享用尼泊爾料理。用餐畢,於餐館頂樓欣賞尼泊爾傳統舞蹈。之後,返抵凱悅飯店用餐、休息。因凱悅飯店大廳的設計頗具尼泊爾佛教風格,團員多人於仿造的小佛塔前拍照留念。


92.10.12 演講畢,順道至法稱寺隔壁的藏傳寺院向珠脫仁波切(右)禮座。

92.10.13

  上午7:30前往自性寺(Swayambhunath,西方人誤稱為四眼天神廟)以及鬼子母廟參觀。Andrea女士在此處等候,陪同昭慧法師一行人參觀。尼泊爾導遊說道:若來尼泊爾而未去活女神廟與「四眼天神廟」,就等於沒有來過尼泊爾。此處佛塔與博達佛塔相似,但博達佛塔有108尊阿彌陀佛,此處則是五方佛。中央是大日如來,身呈白色,座騎是獅子,結智拳印;東方是阿閃(ㄔㄨ)佛,身呈藍色,座騎是大象,結觸地印;南方是寶生佛,身呈黃色,座騎是馬,結與願印;西方是阿彌陀佛,身呈紅色,座騎是孔雀,結禪定印;北方是不空成就佛,身呈綠色,座騎是金翅鳥,結施無畏印。印度人參拜鬼子母廟,是為小孩祈福。此外,本處有一廟宇,傳說為龍樹菩薩修行處,廟宇第二道門緊閉,據說現今仍有人在此處修行。後搭巴士至阿彌陀佛公園參觀。


92.10.13 德里印度門夜景。

  中午,搭乘的印度航機延誤,到達德里時已是傍晚五點多,搭乘巴士到印度國父甘地之墓,其開放時間已過,故改往印度門參觀。印度門類於臺灣的忠烈祠,造形則像巴黎凱旋門,是為紀念第一次大戰協助英軍打仗戰死的七萬餘印度戰士。距印度門三公里處是總統府,總統府與印度門的位置為子午線中軸線的配置,有八線道無紅綠燈的平坦大道,兩旁皆是重要政府機關。巴士繞市區走,讓團員能看到印度首都德里的街景。約19:30,前往The Claridges Hotel用餐、休息。24:00前往機場,搭乘華航CI182-3:30返抵台灣。

  後記:這次印度之旅非常圓滿,感謝心謙法師接洽籌劃,順達國際旅行社李德用領隊與游祥洲教授事前詳細規劃行程,也感謝性廣院長與惠曼居士拍攝照片,為本文增添精采生動的影相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