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GIF (2461 bytes)
w-arts.gif (1232 bytes)〈佛教篇〉

印順導師不曾說過禪宗是「梵我外道」

——回應慧昭法師與陳英善小姐之「印順法師說」

釋昭慧

一、印順導師不曾說過禪宗是「梵我外道」

  中午,朋友要筆者上網「中國佛教論壇」,閱讀長空印月所引慧昭法師普門學報第十三期一篇討論「禪宗是否梵我外道」的專文〈論《金剛經》人間佛教思想對南宗禪的影響與發展〉,筆者因正在撰寫倫理學之書稿,無暇全篇閱覽,故只大致蒐尋該文提及印順導師的三個段落,頗覺作者或作者所轉引的陳英善小姐文,對印順導師言論之指責,實「莫須有」,但若不予糾正,將陷於「一犬吠聲,眾犬吠影」之局面,讓他莫名其妙地成了禪門兒孫與天台後裔的「公敵」。因無暇一一細讀回應,僅就兩位聲稱是「印順言論」而實屬「夫子自道」的明顯錯誤糾正如下:

  該文云:

「將中國禪宗視為梵我外道者,如印順導師,其在大乘佛學三系說--性空唯名、虛妄唯識、真常唯心中,唯獨認為『性空唯名』一系才真正把握了佛教的精神,餘皆已非佛教原意,尤其真常唯心這一系,是屬於外道梵我、真我的思想,而中國佛教則是這一系的產物,除了三論宗能倖免。」

  筆者印象中,從不曾見導師稱禪宗為「梵我外道」,但為謹慎起見,還是花時間上網蒐尋了一遍導師著作全集,以「梵我外道」與「禪宗」兩個關鍵字,分別全面蒐尋,這也印證了筆者的記憶無謬:導師確實不曾說過禪宗係「梵我外道」。

二、如來藏思想「攝受外道」而不等同於「外道」

  慧昭法師直指導師稱禪宗為「梵我外道」,實則印順導師雖判真常唯心不究竟,卻從未如歐陽竟無之支那內學院系統,直指如來藏是「附佛外道」,反而肯定它是大乘佛教的一個重要學派,且將它視為攝受「主張有我而恐懼無我的外道」所說的方便法。有文為證:

如來藏為眾生不能了解一切法空的甚深真義,佛陀所開示的另一方便教說。從外型上看,雖然近似外道所說的,是常是我,但其真正內容,卻與外道迥異。《楞伽經》說:『開引計我諸外道故,說如來藏』。『為斷愚夫畏無我句,故說……如來藏』。『陰界入生滅,彼無有我,誰生誰滅?……如來之藏,是善不善因』。依《楞伽經》佛說如來藏的意趣,是對主張有我而恐懼無我的外道說的,也是對不能在無常生滅中成立輪迴的眾生說的。」(《以佛法研究佛法》pp. 309∼310)

如來藏說,佛說的經典不少,會使人生起一種意解:在生死眾生,或眾生心中,有如來那樣的體性存在,而具足智慧德相,或說相好莊嚴的。這與印度的神我說,很接近。所以西藏的覺囊巴派,就依十部大乘經──如來藏說教典,成立神我體系的大乘佛教。中國內地也有這一類,以真我的體驗,作為最高的法門。好在佛知道眾生愚癡,預先在《楞伽經》堙A抉擇了如來藏說的真意義。這是攝化計我外道,而實際與大乘法空性,是一脈相通的。」(《成佛之道》p.374)

從大乘三系看來,不得不讚歎如來的善巧『方便』,一『轉』一『轉』的,越來越殊『勝』!如來藏說,可說是不可思議的方便了!但考求內容──真實,始終是現證『法空性,無二』無別。如性空唯名系,以現觀法性空為主要目的,是不消說了。虛妄唯識系,雖廣說法相,而說到修證,先以識有遣境無,然後以境無而識也不起,這才到達心境的都無所得。因為說依他有自相,所以離執所顯空性,也非實在不可。但到底可破無邊煩惱,可息種種妄執。如能進步到五事具足,還不又歸入極無自性的現觀嗎?所以清辨闢實有空性為『似我真如』,大可不必!真常唯心系,雖立近似神我的如來藏說,但在修學過程中,佛早開示了『無我如來之藏』。修持次第,也還是先觀外境非實有性,名觀察義禪。進達二無我而不生妄想(識),名攀緣如禪。等到般若現前,就是『於法無我離一切妄想』的如來禪,這與虛妄唯識者的現觀次第一樣。所以三系是適應眾生的方便不同,而歸宗於法空性的現證,毫無差別。」(《成佛之道》pp. 382∼383)

  姑且不論真常唯心論者是否同意將如來藏指歸「法空性」,但從全文以觀,從不見導師指責其屬於「外道」,而只見導師努力為他們開脫被責以「外道」的罪名。

三、天台宗是「真空妙有」而非「真常唯心」

  又如慧昭法師轉引陳英善小姐文云:

「據陳英善小姐所著《天台緣起中道實相論•檢視印順法師所理解的天台學》一文中論及:印順法師以『空』為判準,建立了他的三系說之判教,且以此作為對虛妄唯識和真常唯心之批評。而以空作為判準所存在的諸問題如上述所論,也就是說印順法師對虛妄唯識和真常唯心的批評,同樣會發生在空宗身上。而其視天台為真常唯心的如來藏系,可說並不符合天台緣起中道實相論之教義。……由於印順法師先判定如來藏是屬真常思想,所以將『如來』、『藏』,乃至『如來藏』皆視為外道東西。因而也出現其對佛法中之『如來』採取雙重標準,性空者所講的如來是合乎佛法,而如來藏者之如來則為外道。」

  但在筆者印象中,導師一向將天台判攝為「真空妙有」,從不見其曾指稱天台是「真常唯心」。就以筆者個人天台教學的常識來看,山家山外之爭,正在於正統的山家不同意山外學派將「妄心」代以「真心」,認為這會造成「緣理斷九」的毛病。足見天台正宗思想與真常唯心論扞格不入之一班。

  筆者為慎重起見,同樣以「天台」之關鍵字,遍蒐尋印順導師著作,發現筆者的記憶與理解完全無謬,陳小姐一樣是將導師安立了「莫須有」的罪名。有文為證:

天台說法性中具足一切(善惡)法。這等於以如來藏而說明生死雜染的一切;與依阿賴耶識而說明雜染,有所不同。中國佛教,似乎要到天台的性具思想,才能圓滿的說明這一問題。但這與只說如來藏的常住不變,清淨本然,說一切虛妄雜染法,不依如來藏緣起,而要依阿賴耶雜染種子心,就大大不同。天台學者評如來藏學者為不免『緣理斷九』,也就是不同二種根本──別有妄原。」(《以佛法研究佛法》p.361362)

天台宗的見地說,如只說如來藏具足清淨法,而說世間生死雜染法,不是如來藏自性所具有,這就是別教的見解,必落於『緣理斷九』的結論。非說法法如是、本來如是,佛法界中性具九法界而不斷,這才是圓義。」(《大乘起信論講記》p.289)

四、種種不合邏輯的指控

  慧昭法師大作之註腳有一段(不詳其編號)云:

「有關於印順導師對於人間佛教之實踐,筆者認為是不足的,譬如太虛大師認為能復興中華佛教的,仍在乎禪,然印順導師卻主張性空唯名一系才最接近佛教的根本思想緣起說,這在思想上彼此就有所差異了。另外,經云:「般若入畢竟空,絕諸戲論;方便出畢竟空,嚴土熟生。」這點印順導師也是沒有真正做到。譬如其在所著的《無諍之辯》一書中,書名雖然名為《無諍之辯》,但從書裡卻發覺,幾乎每一篇文章都是在跟他人論辯,這早已失去佛法無諍的根本精神了;另外,『方便出畢竟空,嚴土熟生』,關於這點也是做的不足的!」

  這些都是極端不合邏輯的指控。試問:如何證明導師與太虛大師的思想有所差異,就等於其於人間佛教之實踐不足?又如作者將第一義諦的「絕諸戲論」,拿來檢視導師善用世俗諦的「無諍之辯」,這已是對佛法二諦的層級不清了;復說那些法義論辯「早已失去佛法無諍的根本精神」,這簡直是同時把他自己撰寫文章的正當性都一筆抹煞了。這好像是為了征服敵人,而採取「自殺式攻擊」一般,令人不解!

五、人間佛教應有多元風貌之開展

  慧昭法師云:「佛光山開山宗長--星雲大師一生致力於人間佛教的弘揚及實踐,其不但繼承太虛大師人間佛教的思想理念,而且也將《金剛經》佛陀所開示的大乘菩薩教法實踐於人間。不過,還是有些人認為星雲大師所做的佛教事業太過商業化、世俗化,甚至認為這不是佛法,而認為印順導師才是真正弘揚人間佛教、繼承太虛大師人間佛教者。這點也是激起筆者想要撰寫本文的主要動機所在!」

  這一點,筆者能同情理解,並且與法師的看法相同,不認為這樣看待星雲大師是公允之論,反而一向撰文指出:星雲大師依其慈悲寬廣之人格特質,所開展出來的大乘氣象,功莫能名。而且筆者一向主張:人間佛教應有多元風貌的開展,以攝受不同根性的眾生,這不但是來自「緣起論」的寬容與自信,也正是從印順導師判攝大乘三系時,不同於歐陽竟無居士將如來藏思想一筆抹煞的態度,所獲致的寶貴啟迪。

  作者即使要將其他受到導師思想影響的學者之說法,歸咎於導師思想之啟發,也不能無限上綱到採用「連坐法」吧!還有,即使要批評導師的「緣起性空」思想,或是為天台學與如來藏作辯護,引文也要有憑有據,總不能想當然耳,以訛傳訛,濫代導師本人發言,而讓他莫名其妙地成了禪門兒孫與天台後裔的「公敵」吧!

——九二、二、十九 于尊悔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