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GIF (2461 bytes)
w-arts.gif (1232 bytes)〈佛教篇〉

觀音的召喚,鄉土的情懷

——「石觀音文化季」參與有感(之一)

釋昭慧

   七月二十七、二十八日,「石觀音文化季」的系列活動,在桃園縣觀音鄉全鄉鄉親熱烈參與的情況下盛大展開。以一個佛弟子看待此一活動,它的殊勝在於:這並不是由佛教界發動或主導的,而是鄉裡上上下下(官員與民眾)自發性地籌劃、參與的。原來他們集體尋根,探索著「觀音信仰與鄉土文化」的百年公案——清咸豐十年(西元一八六○年),因為一方宛若觀音聖像之奇石,浮現於甘泉井中,這個地域從此擁有了一個莊嚴美麗的地名:「石觀音庄」。緣於這份信仰尋根的鄉土情懷,與環保、護生的文化理念,非佛教組織的觀音文化工作陣,首先催生了這個社區全民運動。

910727.jpg (124491 bytes)
91.7.27 灑淨已迄,法師們前導聖像步出甘泉寺門。


  觀音文化工作陣的朋友們,在地方上以業餘時間從事文化工作、闡揚環保理念。他們尋根探源,提出了「結合民間信仰、土地與文化內涵」的活動方案,而且鍥而不捨地尋求縣、鄉行政單位、供奉石觀音的甘泉寺領導人以及鄉親父老的認同,並為此事前後三度蒞院,與筆者研商活動事宜。

  在張鄉長永輝賢伉儷全面支援之下,鄉公所劉弈田課長帶領著公所行政團隊與包括甘泉寺、工作陣在內的義工朋友,以月餘時間,任勞任怨地進行著不眠不休的籌備工作,終於將這一活動隆重地推出檯面。

  出乎意料之外的是,鄉親們的參與熱度極高,咸皆贊歎佛教儀式的莊嚴殊勝!聖像巡庄繞境之時,家家呈香設案,老少婦孺一字排開,虔誠膜拜。而且由於事前鄉公所有過社區宣導的努力,鄉親大都自發性地配合護生、環保的理念,素食、禁屠二日(朱立倫縣長齋戒三日,黃敏恭副縣長齋戒七日),整個活動亦以避免鳴放鞭炮、鑼鼓喧天等等環保理念貫串其間,所以在熱鬧的節慶氣氛之外,還具足很強烈的人文氣息。「石觀音文化季」初次舉辦,就有如此良好的成果,令大家都非常欣喜,互相打氣:「明年還要再辦!」

  二十七日晚間,張鄉長告訴筆者:觀音鄉鄉花原來是玉蘭花,但是配合石觀音與這塊土地的奇妙因緣,以及「觀音蓮花季」的產業特色,將更改為蓮花,鄉樹則將改為菩提樹,以配合「石觀音庄」的特殊鄉情。二十八日下午,張鄉長更說:鹽水鎮有蜂炮的特色,觀音鄉則要發展出「石觀音文化季」的特色,讓人一想到觀音鄉就想到慈悲的觀音菩薩,潔淨的蓮花,也就連帶想到了「石觀音文化季」!

910727a.jpg (87850 bytes)
91.7.27 海岸巡禮的莊嚴隊伍。


  佛教弘誓學院是本次活動的協辦單位之一,參與全程法會與巡庄繞境的二十七位師生,雖然備極辛勞,唱得聲音嘶啞,曬得頭昏、脫皮,走得兩腿痠軟,但是見到鄉親們恭敬虔誠的神情,一時疲憊頓消。

  本次活動配合齋戒、禁屠之宣導,彰顯了觀音菩薩「尋聲救苦」的精神,期望參與的全體鄉親,不祇是向石觀音菩薩祈求境內平安,更能成為千手千眼觀音菩薩的「分身」手、眼,以慈憫心善待土地、人民與苦難蒼生,共同匯聚成無限的悲願大海!

 

九一、七、二九 于尊悔樓
     ──刊於九十一年七月二十九日《自由時報》「自由廣場」


觀音的召喚,鄉土的情懷

——「石觀音文化季」參與有感(之二)

  回想起來,筆者一生與觀音菩薩格外緣深!

  從小,我被母親「送給觀音做乾女兒」。幼時全家信奉一貫道,膜拜的是南海古佛(觀音),所以至今對一貫道仍有深厚的感情。歸依佛門之後,依然不離觀音法門中「般若心經」與「大悲咒」之唸誦。

910727b.jpg (80651 bytes)
91.7.27 海岸巡禮,海邊聳立著觀音聖像。

  民國六十八年師大畢業,我被分發到桃園縣觀音鄉草漯國中教書,由於是班導師的緣故,假日會由學生們陪同,騎著腳踏車挨家挨戶作家庭訪問。璀燦陽光之下,習習涼風之中,我們的車陣奔馳在綠野田疇之間,我充份感受到了觀音這塊土地的美麗,以及觀音人的善良與質樸。

  十五年間,繞了台灣一圈,因緣際會,八十二年初,我竟然又回到了觀音鄉,與一群學生在大同村雙林寺「安家落戶」,開辦了佛教弘誓學院的僧教育,並在佛教界長老、法師、居士護持之下,於八十九年秋,將質樸的法印樓、尊悔樓與校園綠地建設了起來,打造了一方莊嚴小巧的人間淨土。

  我平素不喜多談「感應靈驗」,因為那是所有宗教都具足的特徵,不足為奇。但一次前所未逢的危險遭遇,仍令我對觀音護祐的大慈大悲刻骨銘心。

  七十七年,我在汐止慈航堂後山的關房獨居閱藏,一個晚上,深夜兩點左右,有兩個小偷悄然潛入關房(或許還有第三個在外面把風吧),我無處可逃,也來不及呼救,只好掩被覆蓋全身,以前所未有的虔敬心,在棉被裡靜默唸誦觀音聖號。兩個小偷在房間裡翻箱倒櫃,甚至已走到床頭櫃前逐個打開抽屜,明知強烈燈光之下的棉被中人,是在清醒狀態的,不知是否菩薩觸動了他們的一念之仁,竟然輕輕放過了我,轉身離去。

  八十三年發生舉國矚目的觀音像事件,心胸狹隘的部分宗教徒將大安森林公園的「祈安觀音」視若魔鬼,必欲除之而後快,乃與政界勢力結合,展開抹黑、聯署、施壓、剷除等系列行動,並以硫酸、糞尿潑灑「祈安觀音」。我悲憤難抑,乃與林正杰居士在新生南路的紅磚道上絕食六日;幸有佛光會星雲大師鼎力相助,佛教界與本土民眾團結奮鬥,乃以共願挽回共業,將觀音像留了下來。「祈安觀音」至今仍高聳座落於公園一角,安靜而悲憫地俯瞰著台北市的芸芸眾生。

  當今年七月二十七日上午,「石觀音文化季」祈安法會的莊嚴隊伍,前導著觀音鄉甘泉寺的石觀音聖像,來到觀音海水浴場時,猛一抬頭,我才看到:竟有一尊潔白的觀音巨像高聳地矗立在海邊,宛若鄉民的守護神,日日夜夜眺望著美麗的海面與受傷的大地。一剎那間,我內心百感交集。

  歷史布幕拉回到從前,如果民國八十三年那一場硬仗沒有撐過來,不但大安公園的「祈安觀音」會被拔除於那塊土地之上,而且一些學者與教徒堅持「公共場合不得供奉宗教偶像」的訴求,說不定會成為慣例。在骨牌效應下,各處的大佛與觀音巨像,大概都難以倖免於被破壞、被詛咒、被鏟除的命運吧!那麼,今日還會出現這尊聳立此間的觀音巨像嗎?

  回顧早期台灣宗教的歷史,也許出家僧侶有著根深蒂固的「隱修」觀念,寧願山上清修,擔任寺裡的職事,兼作繁重的農務。素樸應世的道心有餘,積極進取的信念卻是不足。他們鮮見有如同基督宗教的神父、牧師一般,上山下鄉無遠弗屆以宣教的巨大熱情,於是長期下來,原住民同胞幾乎全數將祖靈崇拜的信仰轉化成了基督信仰。早期台灣的閩、客族群社會裡,抵抗外來宗教強大滲透力的,不是佛教徒的堅強教性,因為佛教一貫是「不與人爭」的,對他人的宗教勢力之壯大,不但沒有危機感,反而「隨喜功德」。

  相反地,是漢民族數千年來祖宗崇拜的文化,作了第一波的「抗敵先鋒」,讓人民縱向地不敢與祖靈與宗族割斷臍帶;其次,「祭祀圈」內進香、做醮、輪流擔任爐主、數年一度大拜拜等普化宗教的社區性全民信仰,也不自覺地與視任何祭儀為「偶像崇拜」而大力鏟除之的宗教「堅壁清野」,讓人民橫向地與祭祀圈內的信仰活動緊密結合。由此也可見:重視「人際關係」遠大過重視「絕對真理」的漢民族,是在用怎樣的邏輯,於天地間安身立命的。

  漢民族與觀音菩薩真是有緣!特別是在台灣,不但家家供奉觀音,而且以供奉觀音為主尊的民間佛教,還形成了一個個的「信仰圈」,如高雄大崗山超峰寺以及各地的「巖仔」(打狗巖、半天巖、赤山巖、龍湖巖、碧山巖……),都是著例。(註1)就連比「信仰圈」範圍較小,屬於一村或數村民眾共同形成的「祭祀圈」,雖然主祀著媽祖、王爺、土地公等天神地祇,但只要是「陽廟」而非「陰廟」,還是不忘卻將觀音菩薩供奉起來。

910727c.jpg (120397 bytes)
91.7.27 鄉民抬著石觀音菩薩參加海岸巡禮


  大崗山超峰寺方丈法智長老向筆者說:只要逢到觀音聖誕,超峰寺人山人海,香客不請自來。相對地,四月初八佛誕大典,雖然寺方正式發送請帖,邀請信眾上山浴佛,但較之觀音聖誕的人潮,還是不免遜色。究其原因,原來山下的乩童們已作了「觀音外護」,每逢觀音聖誕之時,他們會起乩要求民眾務必上山朝拜觀音。事雖涉及怪力亂神,但從另一面向來看,數百年來的台灣民間,觀音信仰與土地、文化,顯然已是血肉相連。幽默一些來說,由於出家僧侶宏法的積極性不夠,台灣的廣大民眾,已是觀音菩薩自己找來的信徒。

  觀音信仰業已跨越佛教領域而成為全民精神上的護祐者。正信佛弟子在這樣普化的「觀音現象」下,有沒有放下「正信」的矜持,以更寬容廣大的心胸,為這一股宛若韋陀、伽藍與四大天王的民間外護力量,生起殷重的感恩之情呢?

  註1:「祭祀圈」與「信仰圈」概念,是由中研院人類所林美容教授提出來的。

九一、七、廿九 于尊悔樓

——刊於九十一年八月六日《人間福報》副刊